50. 从埃及到巴比伦

在历史上,与以色列打过交道的外邦很多,但其中对以色列影响最为深远的有两个国家:埃及和巴比伦。

以色列由一个家族开始,经过埃及四百年的孵化,成为一个颇具规模的民族。因此,以色列人对埃及始终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依赖。先是出埃及初期,在旷野饥渴之时,他们想念埃及的「黄瓜、西瓜、韭菜、葱、蒜」(见民数记11:5);进入迦南地之后漫长的岁月里,以色列人几乎每每遇到威胁,就想到求助于埃及,埃及似乎永远是他们心中的大咖。

然而,对以色列影响更大的还是后来的巴比伦。以色列被掳于巴比伦只有七十年而已,但短短不到一个世纪的纠葛,却腐化了以色列人的信仰,使之流于形式,以至于弥赛亚第一次道成肉身在他们中间的时候,他们心蒙脂油,把弥赛亚钉上了十字架。for Egypt & Babylon

无独有偶,外邦教会所经历的竟然也与以色列惊人相似。埃及即世界,教会在脱离世界之后,却屡屡被世界侵入,基督徒回望世界的「韭菜葱蒜」也常恋恋不舍。每次在生活中遭遇困难和挑战,很多基督徒首先想到的仍然是在世界里搜索资源,就如以色列人当初往埃及去搬兵请将。世界的诱惑成为很多基督徒进深的拦阻。

更加危险的是属灵的巴比伦。它是一种无形的宗教体系,由那些邪恶狡诈的所谓宗教之灵在把持经营。在教会诞生之初,教会的生命之圣洁、能力之强大,震撼了整个罗马帝国。可是,延续三个世纪之后,继承巴比伦宗教之灵的罗马将基督教定为国教,掺入稀奇古怪的教义、礼仪、节期和圣品阶级,从此就开启了教会一千年之久的持续堕落和黑暗。

巴比伦体系错综复杂,罄竹难书。为简便起见,姑且称巴比伦体系为「宗教」。因此,我们所要警惕的就是:如何让自己的信仰保持纯正,而不被宗教化。

for Egypt &Babylon在成长的过程中,几乎每个基督徒都曾经宗教过一阵子,甚至几阵子。这并不奇怪,不过我们不可停留其中而不自知。尽管要做的对付很多,但最紧要的事情还是学会用圣经和圣灵两个翅膀飞翔。这样翅膀的比喻在逻辑上并不严谨,但在实践中却十分有效。愿每位圣徒都能够飞翔在属灵的高空,拒绝世俗化和宗教化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