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40. 以色列人出埃及(庄亚伦 牧师)

以色列人出埃及

4.杀头生的和向埃及人要财物 (十二29~36)

十二章廿九节

到了半夜 这说法是和十一4的语句相符。

把埃及所有长子……以及一切头生的牲畜,尽都杀了 前面十一5是预言从最尊贵的(坐宝座的法老)到最卑微的(磨子后的婢女)之长子和头生的牲畜都必死,在此就说明,那预先警告法老的话现在便成就了。这段经文,29~36节,主要在描述埃及人在头一个逾越节之夜所遭受的一切。

被掳囚在监里之人 原文监里直译应作「泥坑」;被掳囚的直译是「坐在」。这是作者的一种文艺表达;无论是坐宝座的,或坐在泥坑的,他们的长子和头生的牲畜,尽都给杀了。

十二章三十节

法老和……众人,夜间都起来了 意思是每一家都有人死亡,或者是到处都有哀号哭声,这是一件哀伤的大事,不只是一场恶梦,而是实际的伤害及于人畜,谁还能安睡?

在埃及有大哀号,无一家不死一个人的 这是独裁者顽固刚愎所带来的恶果不但害己,也害了全国人。

十二章卅一节

夜间法老召了摩西、亚伦来 在十28,法老已赶逐了摩西,并警告他不得再来见他,否则治死。现在他自己却顾不得这面子了,连夜把摩西召来。

起来……从我民中出去 这是摩西和其人民的大胜利--更是上帝对那自以为神的独裁者的大胜利。法老现在是希望以色列人尽速出去离开埃及地。

依你们说的去事奉耶和华罢 法老现在认识上帝是谁了,也可以说放弃了所有权(参看五2)。

十二章卅二节

连羊群牛群带着走罢 法老不敢再言抵押品了。他「讲价」的条件尽丧,只能完全照摩西所要求的(见十25~26)行了。

并要为我祝福 法老现在不但不敢逞强和横蛮而行,也请摩西亚伦要在他们的上帝之前为他祈福,因为上帝借着奇事神迹,已真的叫法老知道祂的大能了。

十二章卅三节

埃及人催促百姓,打发他们快快出离那地 前面六灾,对埃及百姓来说,可能只是皮肉之灾;跟着的三个灾祸,却有了死亡的阴影和威胁。现在,每家都死了头胎以及长子,就不容只是法老王说话算数了,连人民也来催促以色列人,并且超越法老王的权限,打发以色列人快快出离那地。因为他们是这样惶恐的要以色列人离开,就使以色列人可以向埃及人索要任何东西了。

我们都要死了 埃及人已经认识上帝和祂的权能,知道若不赶快打发以色列人出境,就不单长子和头生的牲畜死亡那么简单,他们在恐惧着自己也都要死了。

十二章卅四节

百姓就拿着没有酵的生面,把抟面盆包在衣服中,扛在肩头上 前面1~20节是祭典在主前约五百年前后,把古人口传的传统和参考了书写下来的资料,以历史背景作叙述而作的守逾越节和守无酵饼节的定例。21~28节是游典和耶典在主前八百多年,将前人对出埃及的故事传统书写下来时,游典的作者在不自觉地介绍原来在游牧民族中,于每年春季出发寻找新草原时祭神求庇佑的习俗。这段经文,29~36节,却不自觉地将在出埃及前一晚,并没有像北方人的习俗,非要吃无酵饼不可的情况显露了出来。因为生面的原文,也正如中文所表达的一样,原是将面粉和水搓成一团,放在抟面盆中等候发起来的。因为被催逼得急,快快要离开,当晚他们就没有等到发酵,便做饼吃了(参看39节)。没有吃的生面,便连抟面盆包在衣服中,扛在肩头上带走。

十二章卅五至卅六节

以色列人…,向埃及人要金器…,…就把埃及人的财物夺去了 请参看三21~22的注释和十一2~3的注释。

十二章29~36节

这段经文详细地,将埃及人因上帝在半夜击杀他们的长子和头生的牲畜之哀号惶恐的情形描绘出来。然后叙述法老连夜召了摩西、亚伦来,要求他们带着所有的以色列人,连他们的羊群牛群,都离开埃及去事奉上帝,也请他们为他祝福。接着,埃及人民也催促以色列人快快离开埃及境内,否则他们埃及人都要死了。以色列人就利用这个情势,向埃及人索要金器银器和衣裳,这是神应许他们讨回他们的工资。埃及人巴不得他们早点离开,就照以色列人所要的给了他们。另一方面,这经文的叙述,却不自觉地将逾越节原本没有要求要吃无酵饼的话,透露了出来。当晚百姓是拿着没有发酵的生面,把抟面盆包在衣服中,扛在肩头上带走。既然搓了生面,原意本在等候第二天和酵做饼的,但因被埃及人催逼得紧,就把没有发酵的生面做饼吃了。后期的传统就以此为例,而规定在逾越节时,必须吃无酵饼了。

5. 以色列人被催逼离开埃及 (十二37~42)

十二章卅七节

以色列人从兰塞起行,往疏割去 这句话是接续前段的语句。有关兰塞,请参看一11的注释。疏割的原义是「牲棚」,但这是希伯来文的意义。因此有些学者就认此城即一11所讲的「比东」,但我们无法给予肯定,也不能说出此城的现址是在何处,只能说是在尼罗河下游的三角洲地带,离兰塞不远之处。

除了妇人孩子,步行的男人约有六十万 请参看本书绪论「利未与出埃及的支派」首段。

十二章卅八节

闲杂人 所指的就是原不是属以色列人的,其中有些是从其他地方来的埃及国奴,甚至有些埃及人因见上帝的大能作为而甘愿跟从离开的(见利廿四10)。这些闲杂人的数目无法清楚,但却在途程中起了好些反作用,如民十一4;十四4可见一般。

十二章四十至四二节

这三节的话无法知道他是从何而来的。譬如他不厌烦的在这里两次提到以色列人下埃及至出埃及是四百三十年,创十五13是用四百年,而创十五16却说四代。撒玛利亚抄本和希腊文译本,在这里40节却是「以色列人和列祖在埃及与迦南共住了四百三十五年」。这是把从亚伯拉罕进迦南一直算起,至出埃及的年数。犹太的学者,多从出六16、18和20节的利未、哥辖和暗兰的岁数加起来,除去利未在迦南的年数,加上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的岁数,而得出正好四百三十年的数字。

耶和华的军队 指以色列人按家族、宗室、支派等,秩序井然地离开埃及,也表明他们已是属于上帝的队伍了。

这夜是耶和华的夜 原文是这夜是为上帝谨守的夜。含义是上帝谨守了祂的应许(见创十五13~16,出三8;六6等),保佑了他们(参看诗十六1;九一11等),领他们出埃及,所以以色列人世世代代也当谨守这夜(参阅十二17;廿三15;卅四18等)。

十二章37~42节

这段经文接续前段的叙述,以色列人被法老和他的臣仆,并众埃及人之催逼,在匆匆忙忙当中离开了埃及地,由兰塞往疏割,他们搓好了的生面都还没有发酵,就草率的烤成无酵饼吃了。为记念上帝谨守了祂的应许,将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之家领出来,所以他们世世代代每年也要谨守这夜,吃无酵饼和定为节期遵守。当年出埃及的以色列人,除了妇人孩子有六十万之众,并且还有许多原不属以色列人的血统,但在信仰上归信了上帝的闲杂人,也和他们一同出了埃及。这「六十万人」极可能是六百个家庭的误译,否则的话,加上妇人孩子和年老的,便可能有三百万人以上,这不单是当年的西乃山边安营的地方无法容下,就是现今整个以色列国所住的犹太人,也只有四百多万人。至于经祭典所提的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地四百三十年,这数字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怎样计算得来,我们却无法知道。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