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32. 第六灾——疮灾(庄亚伦 牧师)

第六灾——疮灾

6. 人和牲畜身上长疮 (九8~12 )

灾祸不断地临到这位顽梗的法老。神吩咐摩西从炉中(用来烧陶器、石灰或炭的炉)取几捧炉灰,在法老面前向天扬起来。这些炉灰化为尘土,遍及全境,使人和牲畜生了起泡的疮(九9这字也用来描述希西家和约伯所患的病(参阅王下二十7,伯二7 )。这灾依着命令发生,甚至术士本身也不能幸免,于是他们向法老哀求,但是法老不肯听从他们。有些学者认为这些疮类似炭疽病,可能就是前些时候使青蛙与牛群死亡的疾病。

7. 疮灾 (九8~12)

九章八节

耶和华吩咐摩西、亚伦说 这整段的经文(8~12节)叙事简洁,可是这疮灾却也提到摩西扬炉灰,而不是亚伦。大概写作者要表明这神迹所述的疮的严重性的缘故。

你们取几捧炉灰 与施行神迹有关的准备工作,亚伦也有份儿,所以用你们。这里的炉灰,原文用了两个字,第一个字和吹、喷的动作有关,因此是有「烟气」的含意。第二个字固可翻成炉,但多数用在为烧窑的窑。表明其灰烧得更透彻而细致的(参看创十九28,出十九18)。

摩西要在法老面前向天扬起来 原文是在法老跟前,意义一样。但七十士译本却在法老之后加了「和他臣仆」。之所以要在法老和他臣仆跟前扬灰,大概是因为11节提到行法术的也受祸之故。

九章九节

这灰要在埃及全地变作尘土 从这句话可见上一节的「炉灰」,并不是有些学者所说的「油烟」或「煤气」。因为前节既说了可「捧」的,可见这节所用的灰,又实在是一种固体物。虽然变作尘土可以令人暇想这灰原来可能是气体,但这句话要表达的是在埃及全地,因为尘土的原文,和地是相同的字,意即这灰成了埃及全地的一部分,到处都有了。

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疮 前面畜疫之灾中,已说埃及的牲畜都死了(九6),这里的牲畜又从何而来?可见原来的十灾,并不是全部以色列人都拥有全部的十灾的传统。起泡的疮是表明非常致命而疼痛的毒疮。起泡表明有脓汁。原文所用的疮字。加上这起泡的,就不是普通的疮了。在埃及生疮本是常事,故有「埃及疮」(申廿八27)的病名,正如「香港脚」是特产于香港的湿气疹一样。这种疮也可能会与患大痳疯有关联(参看利十三18~23),但更要紧的,是可以致命的毒疮(参看王下二十1~7,赛卅八21,伯二7~8)。

九章十节

摩西亚伦取了炉灰……摩西向天扬起来 是遵照上帝的话而行(参看七6的注释和本章8节的注释)。

就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疮 正如前节所说的。上帝说要有甚么,就有了甚么,或是,事就这样成了。

九章十一节

行法术的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 第四灾(蝇灾)和第五灾(畜疫之灾),都没有提到行法术的。第一、二两灾(水变血和蛙灾)提到这些人能用邪术照样行出亚伦所行的。第三灾(虱灾)他们做不到了,就说亚伦的杖是神的指头(见八19的注释)。现在他们再次出现(因为以上所提的灾祸都与祭典有关),作者在这里却幽他们一默地说他们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为甚么?

因为在他们身上,和一切埃及人身上,都有这疮 这就正如中国俗话所说:「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这种起泡的疮,大概属痈疽之类,是非常疼痛难堪的。所以,他们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的含意,一方面也表达敌不过摩西了,另方面也是写实的说,他们疼痛非常,坐立难奈的而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了。

九章十二节

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 虽然在预言法老的心刚硬时,上帝为要彰显祂的荣耀而能多行神迹奇事,以及为要使摩西确知祂的同在(见三12),并上帝眷顾以色列人的临在(参看四31;六1),祂的确说了我要使法老的心刚硬(四21和七3)。但是,在祂行神迹的过程中,祂还没有施行过这种严重的作为,乃是任由法老自己固执或刚硬着心(见七13、22;八15、32;九7等)。这节经文是首先施行这种作为,令法老无法回转过来了。在下一个神迹(雹灾),上帝再一次放手,而不单法老,连他的臣仆在内,都任意的刚硬着心(见九34~35)。因此,在其后的作为中,上帝便使法老的心刚硬,甚至连他的臣仆,上帝也使他们的心刚硬了(见十1、20、24等)。

九章8~12节

这经文内容是简洁地陈述上帝吩咐摩西亚伦取几捧烧透的窑灰,摩西要在法老眼前向天扬起来,使它散落埃及全地,变作埃及地的一部分,以引致人和牲畜身上都生了起脓泡的毒疮。摩西亚伦便照上帝的吩咐而行,使埃及的人和牲畜身上,都生了起脓泡的毒疮,痛苦非常,行法术的不单无法对付摩西,自己也痛得坐立不安的无法站在摩西面前。同时,上帝却因一再容忍而法老仍不悔改,便照原先所预言的,使他心里刚硬,不听摩西亚伦,不让百姓离他国境,以致遭来更重的刑罚。

7. 天降冰雹 (九13~l5)

这事以后,神嘱咐摩西翌日清早起来去见法老,再提出离开埃及的要求,并郑重地警告他,天要大降冰雹,是埃及从未有过的大冰雹,若不躲避,人畜都会被击毙。这个灾与前几个灾不同,如果人想免祸仍可以得救;这要考验埃及人对神的信心。神进一步吩咐摩西告诉法老,其实祂可以把埃及人全部歼灭,但是祂让埃及人仍然存活,为要彰显祂的大能和使祂的名传遍天下(九15、16 )。有些法老的臣仆相信摩西的警告,于是为自己,他们的奴仆和田间的牲畜找寻藏身之所。天降冰雹的时候,凡在空旷地方的人畜,花草树木,尽都被毁。但是,以色列人聚居的歌珊地,却并无冰雹。

根据九6的记载,埃及的牲畜全都死于瘟疫,何以降下冰雹的时候,仍然有牲畜活着(九19)?这话需要略为解释。多半解经家认为要解决这问题并不困难,因为九3 说得清楚,只有在田间的牲畜才染上瘟疫死去,所以,这段经文并无自相矛盾之处。

法老看见了这场雹灾所造成的严重破坏,立即传召摩西和亚伦来,向他们作了一个极委屈自己的忏悔:「这一次我犯了罪,耶和华是公义的,我和我的百姓是邪恶的」(九27)。他向摩西哀求止住这场雹灾,并应允让以色列人立即离去。摩西虽然同意了,但他深知这个冥顽不灵的统治者和他的臣仆还是不惧怕耶和华神(九30 )。正如摩西所料,冰雹停止后,法老的心又刚硬起来,不容百姓离去。

8. 雹灾 (九13~35)

九章十三节

这一节经文,是耶典的「老生常谈」话(见八1、20;九1)。事实上,这整段经文(13~35节)绝大部分是出于耶典,因为叙事详尽,且有法老与摩西的对话等。其中杂有小部分属神典的,如讲到惧怕上帝者(20节),摩西伸杖(22节),灾情是有雷、雹、火搀杂(23~24上节)等。当然,在其中也还有后期修订者或祭典的加笔等。

九章十四节

因为这一次我要叫一切的灾殃临到你…… 这句话有三个困难:(1)原文本是:「这一次我要差一切的灾殃临到你的心」。这是费解的,所以译文把「的心」除去。(二)灾殃只在这里使用过一次,与十灾中所用灾祸并不相同,它是指这一次的灾,就是雹灾吗?(三)若果是的话,为甚么说一切的灾殃?因为这词组明显不是指一次的灾殃。

大概从这句话开始直到十六节止,是一位修订者,甚至是祭典的作品之插入话。因为将这三节经文抽出来后,17节就很自然的接上13节耶典的话了。这14~16节的话是另有意义的。明白了这三节话是插进来另有它的原意,就不会将原文的头几个字翻成「因为这一次」,乃是「在这期间」。因此,全节上半段的话就是:在这期间,我差一切的灾殃临到你,和你臣仆,并你百姓的身上。这样,这一切的灾殃就不是指雹灾这一次,乃是指在灾祸开始以来的这段期间内的各种灾祸。但是,差一切的灾殃临到的目的是甚么?

叫你知道在普天下没有像我的 这是头一个目的。这目的已在前面各灾中申述过(见七5、17;八10、22等)。所以这节经文并不是指这一次的雹灾,乃是历次的一切灾殃。

九章十五节

我若伸手用瘟疫攻击你和你的百姓,你早就从地上除灭了 这是回顾以往一切的灾殃中,上帝仍然怜悯法老和他的百姓,没有像降瘟疫在牲畜身上,使埃及的牲畜都死了一样地用瘟疫攻击法老和埃及人。目的是在使法老认识上帝,知道祂是普天下的主。

九章十六节

其实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显我的大能 这是差这一切灾殃的第二个目的。这目的固然使法老知道上帝是普天下的主,所以让他仍然存立,但也在显出上帝的大能。因这句话,这十灾通常也被称作上帝大能的作为。

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 这是第三个目的,也是最重要的目的。上帝就是要藉这些大能的作为,不单使法老知道祂是普天下的主,也要使上帝的名传遍天下。

九章十七节

你还向我的百姓自高,不容他们去么 这句话原是耶典接13节说的。但在五经的编辑者或后期的修订者将14~16节插入之后,就显出问得更有道理了。因为上帝在这期间降了这一切的灾殃,仍然容法老存在和仍然作埃及的王,目的是藉这些大能的作为,显出祂的荣耀,使祂的名普传天下。为使这种使命能以维持,祂拣选了以色列人作祂的百姓。现在你既受了这么多灾殃,还向我的百姓自高,不容他们去么?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