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08. 摩西在荆棘火中见异象(庄亚伦 牧师)

摩西在荆棘火中见异象

4˙ 上帝记念与列祖所立的约 (二23~25)

前三段是五经的编辑者从耶典、游典和神典取来的资料,目的是在说明上帝怎样预备一位领导人,来带领以色列人出离埃及。可是,在这三段经文中,不但完全没有提到神的名字,也使我们看到靠人是何等的无望:上帝所预备的人,首先是陷入仇敌的深穴,住在埃及王宫中。其次,当他晓得自己是希伯来人,要帮助自己的骨肉之亲时,希伯来人不接待他,埃及人又因此要追索他的命,故此他不得不逃亡米甸。最后,他在米甸成家立室,乐不思蜀,把埃及同胞的苦情忘得一乾二净,似乎把上帝也遗忘了。然而,就在这时候,圣灵引领这编辑者,却从耶典(23上)和祭典(23下~25)的底本中,找到第一章和以下各章联结的桥梁,也显出了本章前三段的真实意义。

二章廿三节

过了多年,埃及王死了 这句话的含义包括:(一)经过长段时间以后。第一、二章所述以色列人和摩西在埃及的事迹,人们似乎已把它忘记了,但上帝却没有忘记。(二)追索要杀摩西的埃及王死了,不但使摩西可以免除对人的惧怕,通常新王登基都会颁布大赦,也使摩西可以免去法律上的惧怕,更何况这新王大概是和摩西一同长大,是他「同玩泥沙」的人。不过,这过了多年的「多」,却可能是出于祭典的。耶典和游典的记述,是摩西到达米甸后不久就和西坡拉结婚,生下革舜后不久就回埃及去了(参看四20、25。注意:20节是耶、游、神三典合编,25节属游典。耶、游典只知摩西有一个儿子,神典则两个)。祭典却认摩西在米甸牧羊约达四十年之久,所以在七章七节说摩西与法老说话时八十岁(参看旁经禧年书四八1及徒七30)。

以色列人因作苦工,就叹息哀求 这是承接第一章的记述,表达近了多年,埃及王死了之后,新王照样欺压以色列人,奴役他们。

他们的哀声达于上帝 原文在此是重述了「因作苦工」,所以正译应为他们因作苦工的哀声达于上帝,目的是要将苦工彰显出来。

二章廿四节

上帝听见他们的哀声 这是显明上帝是垂听祷告的主。

就记念他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约 原文记念一词,不但是在心中记得,也有常常重现眼前的含意。上帝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记在创十七5~8,包含使他的子孙繁多,获得迦南地永远为业。上帝也必作亚伯拉罕和他后裔的上帝。而且这约,正如祭典的特色所表现的,是「永远的约」。与以撒所立的约,是依据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而来的(创十七19)。同样,与雅各所立的约,也是依据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而来的(创卅五11~12。为这原因,祭典在出六4~8就重述了这约的意义,而本节这句话,就是作为第二章承上接下的关键语。

二章廿五节

上帝看顾以色列人 原文是上帝看见以色列人。这种语气没有实质意义。中文将看见翻成看顾,就有了实质的含意。但亚兰文意译本在此则加了「受欺压的情形」,而成了上帝看见以色列人「受欺压的情形」。

也知道他们的苦情 和合本在后面三个字的旁边有点,表明原文是无此三字的。但是,也知道同样没有实质的意义。知道的原文,是有「深切体验」的意义(创四1翻成「同房」,便可了解此知道的深奥含义的一般)。在翻译上,原文若有两个动词,却只有一个受词时,这受词就须重述。所以,若接受本节上段亚兰文意译本的加插语,则本节应译为:「上帝不单看见以色列人受欺压的情形,也体会他们被压迫的景况。」

二章23~25节

摩西虽然落籍米甸,不理同胞在埃及的苦况了,以色列人在埃及受欺虐的情况,也没有因埃及王的死去和新王的登基,有所改变。然而,以色列人因作苦工向上帝叹息哀求的声音,却蒙了垂听。上帝记念他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约,就是应许永远作他们和他们子孙的上帝,要使他们后裔繁多,并且要得着迦南地为永业。现在,上帝既看见以色列人受欺压的情形,也体会他们被压迫的景况,那么,祂将有甚么行动呢?这就是要呼召祂预备好的领导人,来带领以色列人出离埃及了。

四、 摩西受召 (三1~四31)

既然预备好出埃及的领导人,上帝就呼召他出来执行交托的使命。为要摩西执行他受呼召的使命,上帝必先将祂自己彰显出来:借着特殊的景象,借着祂自己的临在,借着祂的话语,借着祂自己的名,也借着特殊的标志,上帝使摩西清楚知道他受呼召的使命。

事实上,摩西的受召,是整体以色列人受召的缩影。正如摩西原本在埃及,要赶急的离开而到旷野,然后由旷野到西乃山,在那里受召去执行上帝呼召他的使命一样,以色列人原本也在埃及,在逾越节恐怖之夜后被埃及人催促离开(出十二33)而到达旷野(十五22~十七16),然后由旷野来到上帝的山,在那里被选召为祭司的国度,作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参看彼前二9),为的就是要把上帝神圣的旨意,显扬给万邦。

在这整段受召的经文中,除三1可能有一个词是出于祭典之外,圣灵引导五经编辑者所选取的资料,完全是出于耶、游、神三典。在其中,除了三21~22;四1~9和24~26,可能纯然出于游典之外,其余各经节已由编辑者将各底本混合,以致要将各底本从各经节中分辨出来,已经是很困难的一回事了。譬如说:三4是耶典神典的融合,所以编辑者不得不将两个底本的神名都同时使用。四20和25,耶典和游典都记述摩西只有一个儿子(注意25节的「儿子」原文是单数,参看二2),神典却有两个。耶典是说摩西带着他的妻子和儿子下埃及去,神典明显的是说摩西打发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回岳父那里(参看十八2),他只是手里拿着上帝的杖下埃及去的。

1˙ 上帝在荆棘火焰中呼召摩西 (三1~10)

三章一节 (注:摩西岳父名字,将从现代中文译本的译法翻成叶特罗)

摩西牧养……羊群 由埃及王子变成米甸的牧羊人,实在是一个大转变,也是不容易适应的事。但在前章16~22节,我们已经讨论过摩西甘心住下,结婚生子,再不把埃及放在心上了。

他岳父米甸祭司叶特罗 这句话有两个问题存在:米甸祭司和叶特罗这名字。士师记一章十六节说摩西的岳父是基尼人,这里和前章都说他是米甸人。这里说他岳父的名字是叶特罗,二18则说是「流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基尼人按原文是从该隐而来的,他们是住帐棚牧养牲畜,也弹琴吹箫游行各处替人打造铜铁利器的。因此,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都以基尼人为执掌铜匠铁匠这职业的人(参看创四17~22),而不是一个种族。摩西的岳父在种族上属米甸人,在职业上属基尼人。因为他是游行各处的铜铁匠,不是定居某一地方的人,所以二17的牧羊人敢于把这祭司的女儿们赶走,因为她们不属当地的人,水井没有她们的分儿。

另一方面,正如在二18注释中已说过,这祭司在古代口传中并没有名字,而只是米甸祭司,南方人在讲述这故事时称他为「神的朋友」,后人误把这描述词当作专有名词而成了「流珥」。北方人(神典出于北方),却因祭司也是族长,而尊称他为「陛下」(His Magjesty),后人却把这尊称当作专有名词而成了叶特罗。原文叶特罗(Jethro)来自Jether(四18原文第一个叶特罗的用词),有「丰富」、「有余」、「卓越」、「握有主权」等含义。古代的人尊称王帝、酋长、族长等,均不敢直称,而须用第三人称单数来向他说话。Jethro就是Jether的第三人称单数。古代与米甸相邻的拿巴提人称其酋长,就是用Jethro(His Magjesty)这称呼。

一日领羊群往野外去 这一日并没有说明是摩西在米甸住了多久之后(参看二23的注释)。往野外去的原文是「到旷野的后面」,表示他所到的地方,并不是沙漠地带。因为中东地区的人说「旷野」时,是指那地方连草木都不生或极少草木的地带。为这原因,我们也无法估量当时摩西所到之地,离米甸有多远。

到了上帝的山,就是何烈山 请参看本书绪论「西乃山在何处」。何烈山是神典使用的名词,何烈的原义是「不毛之地」或「干旱之地」。西乃山是耶典和游典使用的名词,而西乃却是「丛林密布」的意思。因此这上帝的山究竟在何处,从以色列南北双方的人所用的山名,就使我们困惑。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这上帝的山必然是在西乃半岛之内。

三章二节

耶和华的使者 这使者并不是我们今日所讲的天使,乃是上帝显现的一种说法,和上帝自己相等(见4~7),正如创十八至十九章和士六章所记述的一样。

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 这叙述表示摩西并没有看见上帝,也没有见到天使,而只看到荆棘和火焰。这是一个特殊的景象(见下句)。这里所用的荆棘,原文和「西乃」来自同一字根。

摩西观看,不料,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 这句话中的观看,原文是一个惊异的看,不料是从这惊异衍生出来的。荆棘--却没有烧毁,原文是「而荆棘却没有被火吞灭」。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