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牧书信】38. 提摩太后书第四章9~15节(罗门 牧师)


 

保罗的人生中有两个最主要的低潮:一个低潮是跟哥林多教会有关,他说:「我们从前就是到了马其顿的时候,身体也不得安宁,周围遭患难,外有争战,内有惧怕。但那安慰丧气之人的神借着提多来安慰了我们。」(林后7:5-6)这里的丧气就是灰心沮丧的意思,保罗为何丧气?主要是因为教会内部有太多的问题要处理,而同时教会又质疑保罗使徒的身分和权柄所导致。另外一个低潮就是跟我们今天所分享的信息有关:那时年老的保罗在罗马为福音的缘故第二次被囚禁,可是却有许多同工离他而去,这种情境让他感到格外的孤单,我们可以从提摩太后书4:9-15这段经文看见当时的情形:「9你要赶紧的到我这里来。10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挞马太去,11独有路加在我这里。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因为他在传道(或作:服事我)的事上于我有益处。12我已经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13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14铜匠亚力山大多多的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15你也要防备他,因为他极力敌挡了我们的话。」

同工的离去

从经文我们看见保罗连续两次(9和21节)提到希望提摩太要赶快到他这里来,他不断地重复催促的那种渴望,可以让我们了解保罗知道自己的时间实在不多了,也可以看出存在于他们两人之间的深厚情谊。我们必须承认,或许还需要再几个月的时间,提摩太才能看得到这封信并且赶到罗马与保罗相会,因为以前的交通不便利,不是我们现在可以想象的。另外我们从经文看见有的同工因贪爱世界而离开保罗,有的同工因转换事奉工场而不在保罗身边,所以他期盼赶快见到提摩太。因此我们从两方面看见有些同工就是:因贪爱世界而离去的和有因事奉工场转换而离去的同工,不管如何保罗那时候是非常孤单的。

贪爱世界而离去的同工首先「底马」的名字排在最前面,在保罗的书信中,他的名字出现三次:腓利门书廿四节,歌罗西书四章十四节还有在本段经文中,他因为贪爱现今的世界而离弃保罗。他原本是保罗亲密的同工,但因为不愿与保罗一同受苦而离开他,这里提到「贪爱现今的世界」跟保罗前一节就是提摩太后书第四章8节所提到的「爱慕基督显现」形成一个强烈的对比,因为它们使用相同的希腊文动词a*gapavw(爱);另外还有时间上的对比,保罗以贪爱「现今」的世界强调一个与将来世界的不同。这里所呈现的是一个灵性退后沉沦的经历:一个同工竟然逐渐变成离经背道的人;应该受人称誉的,竟然变成羞耻的姓名。底马的实际遭遇究竟是怎样呢?很可能当他开始跟从基督的时候,没有想到作门徒的代价;以前我们的生活都是随从这个世界和它的标准,但是一旦接受耶稣基督作为个人救主以后,他必须接受一套全新的标准,在他的工作,人际关系,和享受各方面,都必须过一种全新的生活,所以跟以前的旧生活必然有冲突的事发生。当底马为福音受到逼迫,必须作出牺牲和面临孤独,甚至被囚禁的时候,他便放弃作门徒的责任,保罗说:「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他受苦。」(腓1:29)这节经文告诉我们信徒蒙恩有双重意义,一是信靠基督,二是为他受苦,这两者都是同时存在的。

同工的陪伴

当保罗讲完那离弃真道的人以后,他便继续描述另一位忠心至死的人,他说:「独有路加在我这里。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因为他在传道(或作:服事我)的事上于我有益处。」(提后4:11)这节经文特别出现三个同工的名字路加、提摩太、马可。我们从经文知道一件事──就是路加陪同保罗走最后一次宣教旅程,直抵罗马,并且跟他一起到达监狱。他是使徒行传的作者,是历史学家也是神学家,路加对圣灵的工作特别敏锐;在使徒行传里面有些章节是用「我们」这个第一人称来描写的,因此可以肯定路加必然以亲身经历来写这些经文的事迹。在新约中,我们看见其他两次提到路加,一处是在歌罗西书四章十四节中,路加被称为亲爱的医生,保罗经常提及他身体有一根刺,路加必然会使用他的医学,来减轻保罗的痛苦,叫他可以继续担任传道的工作。另一处提到路加的经文是腓利门书廿四节;保罗在那里称他为同工,路加不只是写作,他也不以做医生为满足;他总是努力不懈地工作,教会里面或许有一些人只会说话却是不会做事的人,但路加是教会当中肯辛劳工作的人──这种人才真是无价之宝。

保罗督促提摩太要携带马可同行,『因为他在传道的事上于我有益处。』传道一词并不是指教会传道的狭隘意思,而是指更为广泛的事奉。保罗的意思是说:『带马可一起来,因他在事奉上很有帮助。』,当保罗和巴拿巴启程作第一次宣教旅行的时候,他们携带马可同行,让他充任他们的助手(徒十三5)。但是,在半途中马可退出了宣教团队,是什么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保罗认为马可这次懦弱的行为非常严重。当他和巴拿巴正计划第二次宣教旅行的时候,巴拿巴希望能再一次携带马可同行。但保罗则坚决反对再次录用擅离职守的人。这次二人的争论非常激烈,结果保罗与巴拿巴便分道扬镳;照我们所知,他们此后再没有携手合作(徒十五36-40)。所以,在保罗的心中,马可有一个时期给他的印象很差,就是一个没有骨气的离弃者,而且坚决拒绝再用马可。但是上帝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命,也给人成长的机会,后来他确实改过自新,当保罗从罗马狱中写信给歌罗西教会的时候,马可陪伴着他,而保罗在信中亦推荐马可给歌罗西教会,希望他们能够接待他。保罗现在到了生命临终的时候,他渴望能够陪伴的人,除了一个亲爱的提摩太以外,就是马可,因为他是一个很有用的人。那个曾一度擅离职守的人,现在已经变成得力的好助手,在事奉保罗和传福音的事上肯任劳任怨。

转换工场而离去的同工

我们对革勒士的生平一无所知。提多是保罗另外一位最忠诚的战士。保罗曾以:『我真儿子』称呼提多(多一4);当哥林多教会的麻烦正困扰着保罗的时候,提多便作了保罗的使者,努力排解纠纷(林后二13;七6,13;十二18),这时提多往「挞马太」位于亚得理亚海东岸,就是当时以利哩古省的南方,大约是在目前的巴尔干半岛的地方。提多大概完成了在克理特岛的工作,便到挞马太去(参罗15:19),推基古是保罗所亲爱、忠心事奉主的兄弟(弗6:21、西4:7),在保罗书信中,多处提到推基古,可见得是一个可信赖的助手。他曾经带信给歌罗西以及以弗所的教会,保罗打发他往以弗所去,有可能他就是提摩太后书的送信人。对于推基古去以弗所最好的解释除了送信以外,就是希望他能安慰提摩太,尤其当保罗不在他身边的时候,这一小队的助手就此分担保罗的事奉工作;分散到各地的教会,虽然保罗留在监狱中,他虽然感到孤单但传道的工作仍然可以继续下去,那些分散在各地的信徒因此可以获得坚固,指导,和安慰。

私事的交代

「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提后4:13)「加布」是谁我们对他的身份不清楚,保罗在此提出一些个人的请求,他希望拿回他在特罗亚留在加布家中的那件外衣,这件外衣是冬天穿着的外衣;保罗在罗马监狱中一定觉得寒冷了,因为他对提摩太说:「你要赶紧在冬天以前到我这里来。」(提后4:21),另外他还希望把那些书带来。书这个希腊字是bibliva;它的字义就是蒲草纸的书卷;这些书卷很可能有福音书的最早经卷在内,另外他还需要那些羊皮卷,有人认为这些皮卷或许是有关保罗法律上的证件,像是:罗马公民证,不过这个字的意思是指希伯来文旧约圣经,因为希伯来人习惯把圣经写在动物的皮卷上。

当保罗身在狱中等待死亡来临的时候,他所盼望的就是耶稣的话,和上帝的话,保罗可以说是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人。传道人平时要多读书、多研究圣经,以增广我们的见闻,我们要成为一个终身学习的人生。终身学习顾名思义,就是「我们的一生从现在到离开世界的那一天,随时保持开放学习的态度,不断给予自己更新的挑战而成为具有属灵影响力的人。」特别是基督徒更应为了事奉主的缘故要终身学习,不断充实自己,以更扩大我们的器皿让上帝来使用我们。圣经告诉我们保罗的学问是很大的(徒26:24),保罗有这样多的学问是因为他在迦玛列门下,按着他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过教育,热心事奉神(徒22:3),而且他出身于大学城大数这个地方所以他也懂得当时许多希腊的哲学思想,以致于他可以跟这些哲学家在雅典的会议中心亚略巴古辩论起来(徒17:18),后来有一些人因保罗的缘故信了主耶稣,值得效法的是保罗在生命即将终了的时候他仍不忘记要读书。

外面的威胁

「铜匠亚力山大多多的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你也要防备他,因为他极力敌挡了我们的话。」(提后4:14-15),铜匠(金属匠)亚力山大或者是一个变节的基督徒,因为他极力敌挡(反对)了保罗的话。『话』(lovgoi”)这个字指的是保罗所传扬的信仰,还是保罗在受审时的答辩(亚力山大可能是控告保罗的目击证人)。我们可以知道这些『恶事』,必然是属于言语上的攻击,这个人用最可耻的方法想陷害保罗,显然提摩太也知道这个人对教会不怀好意。保罗提醒要防备这个人(命令语气),字面上的意思是『你要和他保持距离』以保护自己,在提前1:20也曾到他,那里提到这个亚力山大丢弃自己的良心,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保罗将他与许米乃暂时逐出教会。另外亚力山大这名字在使徒行传19:33也曾出现过,那里有一些值得我们思考的地方,因为在事件中他试着要向众人说些什么,但是后来却没有任何机会,就因为他在群众中所受的羞辱,在往后一些场合中,他极有可能向保罗报复。或许有人认为亚力山大能够为此记恨了数年的时间(至少十年),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但我们都知道仇恨存在人心中的时间,往往超过理论所能想象的。保罗遏制自己的愤怒,转而引用诗篇六十二12说:「主啊,慈爱也是属乎祢,因为祢照着各人所行的报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