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39. 以色列人对两个半支派的疑虑(庄亚伦 牧师)


 

以色列人对两个半支派的疑虑

廿二章10~20节

流便人、迦得人,和玛拿西半支派的人,到了靠近约但河的一带迦南地,就在约但河那里,筑了一座坛。那坛看着高大。以色列人听说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半支派的人,靠近约但河边,在迦南地属以色列人的那边筑了一座坛。全会众一听见,就聚集在示罗,要上去攻打他们。以色列人打发祭司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往基列地去见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半支派的人。又打发十个首领与非尼哈同去,就是以色列每支派的一个首领,都是以色列军中的统领。他们到了基列地,见流便人、迦得人,和玛拿西半支派的人,对他们说,耶和华全会众这样说,你们今日转去不跟从耶和华,干犯以色列的神,为自己筑一座坛,悖逆了耶和华,这犯的是甚么罪呢。从前拜毘珥的罪孽,还算小么。虽然瘟疫临到耶和华的会众,到今日我们还没有洗净这罪。你们今日竟转去不跟从耶和华么。你们今日既悖逆耶和华,明日他必向以色列全会众发怒。你们所得为业之地,若嫌不洁净,就可以过到耶和华之地,就是耶和华的帐幕所住之地,在我们中间得地业。只是不可悖逆耶和华,也不可得罪我们,在耶和华我们神的坛以外为自己筑坛。从前谢拉的曾孙亚干,岂不是在那当灭的物上犯了罪,就有忿怒临到以色列全会众么。那人在所犯的罪中,不独一人死亡。

 

(三)、动员 (廿二11~20)

那两个半支派大大地激动了河西的其他支派,因为他们以为这两个半支派想要造祭坛,想要敬拜偶像。祭坛的建筑,对其他人来说是傲慢自恃的行为,因为神已经设立示罗作为中央敬拜的地方,而会幕就在那处(十八1「以色列的全会众都聚集在示罗,把会幕设立在那里,那地已经被他们制伏了。」)。所有支派的人,都有职责每年三次前往示罗敬拜(出廿三17「一切

的男丁,要一年三次朝见主耶和华。」)。人只能够在耶和华指定的地方献祭(利十七8~9,申十二4~5「你们不可照他们那样事奉耶和华你们的神。但耶和华你们的神从你们各支派中选择何处为立他名的居所,你们就当往那里去求问。」)。故此,河西的支派看那两个半支派的行动要建筑那个祭坛是背叛的行为,何况这个祭坛是高大的,让人会联想他们是否要独立自主,不把河西的支派看在眼里,这座坛筑得特别高,不仅河东的人连在河西的人老远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中央圣所的概念是非常重要,因为它可以把以色列的支派连结起来,避免分裂。河西的支派决定要与河东的弟兄战争。

祭司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和十个支派的首领前来,质问河东支派有关所作的事。非尼哈以前曾领导圣战攻击米甸人(民卅一章),他带着大祭司家族属灵的权柄去质问河东支派。

非尼哈质问河东支派,他们怎么能够「背叛」神(廿二16;同一个希伯来字也用来描述妻子对丈夫的不贞,民五12、27,这个希伯来文的字所描述是以丈夫要去质问背叛的妻子所问的话)。河西支派认为他们河东的弟兄,已经对他们的神,犯了属灵上的淫乱,就如同以色列人在民数记廿五章,所记述巴兰让以色列人在什亭与摩押女子犯淫乱的罪,导致神愤怒使他

们得了瘟疫而死了两万四千人。第十六节余下的经文清楚地确定那不贞的行为:他们转离耶和华,筑坛并背叛了(廿二16)。

非尼哈控诉背叛的河东支派,并警告他们的后果,从历史中提出了两次事件来说明神怎样审判悖逆。他以以色列敬拜多产的神毘珥(民廿五章)作为第一次说明,以提醒河东支派。那一次以色列人参与多产神祇淫乱的仪式中,结果有二万四千人死于神的审判之下。这个责备看重在背逆神的行动上(廿二18~19)。他们悖逆,因为在耶和华的祭坛以外,想要另外建一座祭坛。他的指责是,他们在示罗指定的祭坛之外已经建筑了另一座祭坛。这次背逆行动的结果,他们可以预期有神的审判降临,好像毘珥事件一样。

第二个警告的说明,是与亚干的罪行有关(廿二20)。亚干在当灭的事物上作了不忠心的事,因此他死在神的审判之下。但是,并不是只有亚干因着他的罪灭亡,还有大概卅六人在攻打艾城时战亡(七1~5),并且稍后,亚干全家都受了审判(24节)。这个提示是,倘若因为一个人(亚干)犯了罪,以致多人受了审判,而现今有多人因为要造另一个祭坛有分于那悖逆的行为,他们可预期会有多少人因而受审呢?

这件事情河西的其他支派会紧张,是因为如果河东的两个支派事情属实,他们真的要建祭坛,恐怕神也会迁怒于他们,因为他们是一体的,他们也不希望他们自己的兄弟因此而受到神的处罚。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