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24. 约书亚多年才征服迦南地(庄亚伦 牧师)


 

约书亚多年才征服迦南地

十一章10~15节

当时约书亚转回夺了夏琐,用刀击杀夏琐王。素来夏琐在这诸国中是为首的。以色列人用刀击杀城中的人口,将他们尽行杀灭。凡有气息的没有留下一个。约书亚又用火焚烧夏琐。约书亚夺了这些王的一切城邑,擒获其中的诸王,用刀击杀他们,将他们尽行杀灭,正如耶和华仆人摩西所吩咐的。至于造在山岗上的城,除了夏琐以外,以色列人都没有焚烧。约书亚只将夏琐焚烧了。那些城邑所有的财物,和牲畜,以色列人都取为自己的掠物。惟有一切人口都用刀击杀,直到杀尽。凡有气息的没有留下一个。耶和华怎样吩咐他仆人摩西,摩西就照样吩咐约书亚,约书亚也照样行。凡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约书亚没有一件懈怠不行的。

 

三、陷夏琐 (十一10~15)

攻陷夏琐可能是一切征服中最重要的一次,因为它是当地最大及最坚固的城池。只有耶和华奇妙的拯救,才能使以色列人控制它(参十一8)。以色列并不熟悉围城的战争;然而夏琐有巨大的士垒保护,故征服正需要这种方法。

正如其他被征服的人民一样,夏琐全部居民都被杀戮。约书亚最后所作的,便是焚烧夏琐城--这是在北部战役中,没有向其他城邑所作的(十一13)。约书亚禁止焚烧其他的城市(中部战役中的耶利哥和艾城除外),以便稍后他们可以再占据居住。他焚烧夏琐,可能是要教导一个心理上的功课:众民被逼承认,既然伟大的夏琐也被焚毁,只要以色列定意的话,任何城市都不能幸免。

北部地区被征服,可能比较南部的城市来得快。耶宾组成联盟阻挡以色列,他这样作,是在完全征服那地的战事上帮了约书亚,就像南部的联盟帮助了他一样。倘若约书亚未能给与北部军力重重的一击,征服个别的城市便需要更长的时间。因此北部的战役看起来比起南部战役需要较短的时间。好像攻占艾城一样,以色列可以拿取从夏琐得来的战利品(参八2、27)。从十一章十五节的摘要中,我们可看到在这一切事上,以色列是完全的顺服;顺服乃是这个国家成功的基要原因。

 

贰、战役的总结 (十一16~十二24)

一、征服地区的总结 (十一16~23)

 

十一章16~23节

约书亚夺了那全地,就是山地、一带南地、歌珊全地、高原、亚拉巴、以色列的山地,和山下的高原。从上西珥的哈拉山,直到黑门山下利巴嫩平原的巴力迦得。并且擒获那些地的诸王,将他们杀死。约书亚和这诸王争战了许多年日。除了基遍的希未人之外,没有一城与以色列人讲和的。都是以色列人争战夺来的。因为耶和华的意思,是要使他们心里刚硬,来与以色列人争战,好叫他们尽被杀灭,不蒙怜悯,正如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当时约书亚来到,将住山地、希伯仑、底璧、亚拿伯、犹大山地、以色列山地所有的亚衲族人剪除了。约书亚将他们和他们的城邑尽都毁灭。在以色列人的地没有留下一个亚衲族人。只在迦萨、迦特,和亚实突有留下的。这样,约书亚照着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一切话,夺了那全地,就按着以色列支派的宗族,将地分给他们为业。于是国中太平没有争战了。

 

第十一章十六节指出,约书亚征服了整个地区。这个评论与十章四十至四十一节相似。约书亚征服了迦南南部:犹大山地、南地的旷野、歌珊全地(可能在迦萨和基遍之间,参十41的注释)、西方高原(在海岸平原和犹大山地间)及亚拉巴,可能是指基尼烈湖南方的约但河谷至亚卡巴湾一带的地区。经文中所说的以色列的山地,应当与这节经文较前所说的山地分开,而以色列的山地是指北部的地区。

第十一章十七节说出约书亚征服地区的极端。哈拉山在别是巴以南廿五哩,代表南部边界。哈拉这个名字是光秃或暴露的意思,已被确认为今口的Jebe1 Ha1aq。那处面对西珥,乃亚拉巴以东的以东地区。征服地区北方的极端乃巴力迦得,在黑门山麓。黑门山乃雄伟的山岭,高逾海拔九千呎,在基尼烈湖以北,及但的北方。

在这整个地区,从哈拉至黑门,约书亚毫无怜恤地击杀了所有的王和当地居民。约书亚的征战用了「许多年日」,大概有七年的时间。(十一18;参十四l0的注释)。征战要这么长的年日,原因在于只有基遍是和平地降服;其他所有的城市则要以争战夺取(19节)。其他城市没有向以色列投降的原因,记录在十一章二十节『因为耶和华的意思,是要使他们心里刚硬,来与以色列人争战,好叫他们尽被杀灭』。奥古斯丁的评语是:「因以色列人自愿向其中一些人显出仁慈,虽然这样作有违神的命令,故此经文便说,他们(迦南人)与以色列人争战,以致没有一个人得蒙饶命,而以色列人也不致显出仁慈,忽略了神的诫命。」神使迦南人心里刚硬,目的乃在成就祂为以色列所定下的旨意。

出埃及记的记载,已经相当详尽地处理了神使人心刚硬的问题。那处记录了神十次使法老的心刚硬;但也说了十次法老刚硬自己的心。两个概念都是正确的,因为从人的观点来看,人要负责任,而法老刚硬自己的心,反叛神;但从神的观点来看,神积极地刚硬法老的心,作为一项审判的行动。圣经都有教导这两个概念,但并没有意味它是自相矛盾,而只是有限的人必需认识到,除了以信心接受之外,他们是不能掌握神的奥秘。神任凭人犯罪,这个事实可以在罗马书一章廿四、廿六、廿八节中很清楚地看到。但神也渴望恶人悔改而活(结卅三1),并愿意万人明白真道而得救(提前二4,彼后三9),这都是确实的。但神把祂普遍的恩典赐与堕落的人,人的响应各有不同,而使牛油软化的太阳,同样也使泥土变硬(太五45)。

在征服迦南期间,约书亚和亚衲族人争战,使他们从那地上完全溃败(十一22)。亚衲族人是亚衲的后裔(参民十三33),通常被认为他们是巨人。有这样的想法,部分的理由是重复提及他们的力量(28、31节)。以色列人看自己在他们眼中如同蚱蜢一样,亦支持了这个观点。这个词语在字面上是长颈(高)的人的意思,因此被看作是住在靠近希伯仑和在非利士地的巨人,

随着约书亚驱逐了亚衲族人,他们便被放逐到非利士的三个城市,迦萨、迦特和亚实突(十一22)。征服亚衲族人是有重要的意义,因为他们使十个探子带回恶信,以致以色列人畏惧敌人而遗弃神。这个不信的罪使那一代的以色列人绕行旷野四十年,并不能进那地。但约书亚能够征服敌人,得到那地的祝福,因为他信靠耶和华。第十一章廿三节记录了他的信心及因而得到的祝福。约书亚得到那地作为产业,乃是照着神应许摩西的一切话(出廿三29~3O,申七22)。

经过了三次主要的战役,历时七年,那地便太平,没有争战了(十一23)。最后的那句话,不是指再没有战争,而是指不再有重要的战役,因为在其后的年日里仍有小的接触。士师记一章使我们看到,仍有个别抗拒地带存在,并有一些城市仍未被征服。那地划分给各支派后,个别支派便有责任前往赶出留下的迦南人,但在这一方面,他们却完全失败了。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