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23. 约书亚没有懈怠神的命令(庄亚伦 牧师)


 

约书亚没有懈怠神的命令

十一章1~5节

夏琐王耶宾听见这事,就打发人去见玛顿王约巴、伸仑王、押煞王,与北方山地、基尼烈南边的亚拉巴高原,并西边多珥山岗的诸王。又去见东方和西方的迦南人,与山地的亚摩利人、赫人、比利洗人、耶布斯人,并黑门山根米斯巴地的希未人。这些王和他们的众军都出来,人数多如海边的沙。并有许多马匹车辆。这诸王会合,来到米伦水边,一同安营,要与以色列人争战。

 

壹、北部的战役 (十一1~15)

一、北部众王结盟 (十一1~5)

以色列人现在控制当地中部和南部地区。最后的主要地区,留待以色列去征服的,乃是北部地区。但是战阵已经排列好。夏琐王耶宾已经听到以色列人的胜利,并组成强大的联盟对抗以色列人。我们可以看到联盟范围的广阔,因为它包括了附近全部的王,结合了迦南人、亚摩利人、赫人、比利洗人、耶布斯人和希未人。以色列人军事上的胜利显然令北方诸王非常震惊。

夏琐王耶宾是北部对抗约书亚联盟的首领,他并不是被底波拉击败的夏琐王耶宾(士四2)。理由是士师记第四章的事件发生在二百多年以后。耶宾可能不是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朝代的称号,好像法老王一样。看起来,以色列征服夏琐不久之后,夏琐便不能再维持自己的地位,领土被迦南人占据了。士师时代,夏琐重建,再一次在一位新的耶宾手下取得显赫地位。

夏琐的]政治影响力向南伸展,沿约但河至Pahel,越过巴珊,向西则伸展至沿海平原靠近亚柯……。位于米伦盆地的西南,在西顿至巴珊与自大马士革至米吉多两条大道的交点,夏琐乃当地最具战略性地位的城市,实在是巴勒斯坦的枢纽。它的地位与性质完全与它的重要性相符。这个战略性的地位,使夏琐成为当时巴勒斯坦的政治和军事枢纽。借着在米伦平原发掘的Tell el-Qedah,我们已确定了古代夏琐的位置。这处地方在米伦湖西南五哩,基尼烈湖之北九或十哩。在1926年确定这位置的是John Garstang。夏琐是一处独特而有坚固防卫环绕的地方。城是在一个占地廿三亩的小山上,有一条路穿城而过,而小山高出这条路约一六五呎。夏琐也有一个营地,一处平顶的高原,面积足有一七0亩,在当日来说,实在是非常庞大。城的两面及第三面的部分均有峻深的河道保护。还有,那座城的三面被高大的士垒所环绕。。

那座城可能有四万人口,差不多有同样数量的马和战车。它可能是圣经时代,在巴勒斯坦建造最大的城市。约于主前1900年的埃及咒诅文字也曾提及这座城市;并约于主前1700年,幼发拉底河中流的马里有几封信提及夏琐;稍后有记录显示,有大使自巴比伦出发前往拜见夏琐王。因此约书亚在北部征战中最后的战争,也可能是他最重要的战役之一。

耶宾的联盟包括了围绕基尼烈(加利利)湖的众王。玛顿在基尼烈湖的正西;伸仑位于迦密山之东,而押煞则在迦蜜东北方(十一1)。北方山地诸王(2节)住于拿弗他利山区,而基尼烈南边的亚拉巴则是指基尼烈湖南面的约但河谷。『西边……山岗』是沙仑平原,而「多珥」(原意是多珥高地)所指的乃是迦密山脚。这些便是北部联盟对抗以色列的地区。

约书亚面对的大军,『人数多如海边的沙』(十一4)。根据主后一世纪犹太作家约瑟夫所说的,盟军有三十万步兵,一万骑兵和二万战车。那些战车可能和埃及、亚述的战车一样,是用木做的,…‥但以铁钉牢镶,有铁的弯刀嵌在车轴上面。为了准备战阵,这些战车被拆散,抬过山岭到战场,再镶嵌好,然后用于战阵上。北部盟军和以色列在米伦水边交战(十一7)。交战的地方很可能是今日的城镇Meiron和Safed之间,有丰富泉水的小平原,约于夏琐西南六哩,那泉水流入一石溪,向南流九哩倾注在加利利海。

 

十一章6~9节

耶和华对约书亚说,你不要因他们惧怕。明日这时,我必将他们交付以色列人全然杀了。你要砍断他们马的蹄筋,用火焚烧他们的车辆。于是约书亚率领一切兵丁,在米伦水边突然向前,攻打他们。耶和华将他们交在以色列人手里,以色列人就击杀他们,追赶他们到西顿大城,到米斯利弗玛音,直到东边米斯巴的平原,将他们击杀,没有留下一个。约书亚就照耶和华所吩咐他的去行,砍断他们马的蹄筋,用火焚烧他们的车辆。

 

二、击杀北部众王 (十一6~9)

再一次,约书亚面对的可能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战役,耶和华鼓励他,应许以色列在战役中得到胜利(十一6)。耶和华并且吩咐以色列,要砍断敌人马匹的蹄筋,使他们不再适于战阵;但这些动物仍然可以用作家务。还有,以色列要焚烧敌人的车辆。为什么要颁下这命令呢?难道这些战车不能够为以色列在未来战阵中使用吗?耶和华的意思是要提醒以色列人,他给他们的是成功,而不是军事上的力量。倘若他们保留战马和战车,他们便会倚靠自己的军力,而不倚靠耶和华给他们战争中的胜利。这情况最后发生在所罗门的身上(王上十28;参申十七16)。

第十一章七节关乎达致胜利的办法,那重要的词句是「突然」,表示那次相遇有突袭的成分。Garstang重整当时情境:耶宾的战车被拆开运送到米伦。约书亚急速行军,在北部众王预料之前已与他们相遇。在那次突袭中,战车完全不能发挥作用,因为还未装嵌。与此同时,以色列入侵的军队差派士兵,在那以绳索连结的行列中走来走去,砍断马的蹄筋,也可能把马放走。马匹无疑地四处奔逃。在一片混乱中,北方众王很容易使任由以色列宰杀。

以色列人完全胜利的原因,是耶和华把敌人交在他们的手中(十一8)。他们得到那样完全的胜利,以致他们追逐奔逃的敌人直至西顿大城,这大城是在地中海旁,在夏琐北边相当远;他们也追逐直至米斯利弗玛音,是在夏琐的正西方;并直至东边的米斯巴平原。敌人的士兵没有一人能逃出生天。以色列的胜利是完全的,好像他们在砍断战马蹄筋,和焚烧战车上的顺服一样。这是约书亚和他的子民愿意信靠耶和华的表记。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