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15. 找出亚干犯罪的事实(庄亚伦 牧师)


 

找出亚干犯罪的事实

约书亚记应该是一卷记载进迦南得胜的过程,可是第七章却告诉我们以色列人轻敌又有人犯罪,导致被艾城的人击杀了三十六人。约书亚与长老们撕裂衣服又洒灰在头上,只想到神为何让他们打败了,却没有好好思想是否有人犯了罪才会打败了,后来还是神提醒约书亚是「以色列人犯了罪,违背了我所吩咐他们的约,取了当灭的物。又偷窃、又行诡诈,又把那当灭的放在他们的家具里。」(七11),神告诉约书亚要用什么方法把那个罪根找出来,我们应该思考当我们遇到瓶颈,就应该反省是否犯罪或有其他原因?

 

七章16~21节

于是约书亚清早起来,使以色列人按着支派近前来。取出来的,是犹大支派。使犹大支派(原文作宗族)近前来,就取了谢拉的宗族。使谢拉的宗族,按着家室人丁,一个一个的近前来。取出来的,是撒底。使撒底的家室,按着人丁,一个一个的近前来,就取出犹大支派的人谢拉的曾孙,撒底的孙子,迦米的儿子亚干。约书亚对亚干说,我儿,我劝你将荣耀归给耶

和华以色列的神,在他面前认罪,将你所作的事告诉我。不要向我隐瞒。亚干回答约书亚说,我实在得罪了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我所作的事,如此如此。我在所夺的财物中,看见一件美好的示拿衣服,二百舍客勒银子,一条金子,重五十舍客勒,我就贪爱这些物件,便拿去了。现今藏在我帐棚内的地里,银子在衣服底下。

 

一、揭发亚干 (七16~21)

隔一天一大早,借着抽签的办法,犯罪的人被找出来了。第一次抽签,范围缩少至犹大支派;第二次抽签认定了谢拉的宗族;第三次的抽签找出了撒底的家庭;第四次认定了亚干就是那一位犯罪的人。这一种抽签的方法在旧约常看见,到了新约圣灵还没有降下来以前,门徒们也是用这样的方法来选出马提亚来代替犹大,但是圣灵降临以后就不需要再使用这样的方法了,因为圣灵会亲自告诉我们怎样做才好。

当他们把亚干抽出来以后,约书亚用了有力申斥的话,命令亚干要『把荣耀归给耶和华』(七19)。这句话是严肃的、恳切祈求的话,吩咐一个人要在神面前说出实话(参约九24)。说出了实话,亚干便是赞美神、荣耀神,否则仍然污辱神的名。我们可以从那句话中看到,『告诉我你作了什么事,而且不要隐满』,这句话解释了把荣耀归给耶和华的意思,并且也是要让亚干以及其他的人知道,神有办法揪出谁是说谎,并且偷取当灭的物。当约书亚吩咐亚干认罪的时候,约书亚并没有提示在亚干和他一家身上,已定的刑罚会取消。

面对证据,亚干认了罪。他承认自己的罪是『得罪了耶和华』(七20)。大卫同样地认了罪(诗五十一4「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亚干的罪是取了属乎神的东西,在他们还未去攻打耶利哥城以前,神早已吩咐他们不可以去取任何当灭之物。他认罪的时候,讲述了整个试探、跌倒的过程:「我…‥看见……贪爱……拿去了」(七21)。这很像夏娃的罪(创三6)和大卫的罪(撒下十一2~14)。罪侵入人身是借着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夸耀一己所有的和所做的(约壹二15)。

亚干贪爱并拿取了一件巴比伦的袍子(七2;希伯来文中的示拿和在创十10等同巴比伦)。那袍子美好,有华美装饰,可能是在祭神时穿的。上面有彩色的形像,人或野兽,可能是刺绣上去的,有时也会用针织上。在亚玛拿考古发掘的文献中,有提及镶上珠宝的衣裳,有值银十舍客勒的。亚干还拿取了二百舍客勒的银子和重五十舍客勒的一条金子。在圣经时代,舍客勒的重量也有不相同的地方,但通常的舍客勒大概是2/5安士。那条金子长约十吋、阔约一吋。偷了这些东西,亚干把这一切藏在他自己的帐棚里面。亚干似乎把袍子放在上面,金子在下面,银子在底层(七21)。

 

七章22~26节

约书亚就打发人跑到亚干的帐棚里。那件衣服果然藏在他帐棚内,银子在底下。他们就从帐棚里取出来,拿到约书亚和以色列众人那里,放在耶和华面前。约书亚、和以色列众人,把谢拉的曾孙亚干,和那银子、那件衣服、那条金子,并亚干的儿女、牛、驴、羊、帐棚,以及他所有的,都带到亚割谷去。约书亚说,你为甚么连累我们呢。今日耶和华必叫你受连累。于是以色列众人用石头打死他,将石头扔在其上。又用火焚烧他所有的(他所有的原文作他们)。众人在亚干身上堆成一大堆石头,直存到今日。于是耶和华转意,不发他的烈怒。因此那地方名叫亚割谷(亚割就是连累的意思),直到今日。

 

二、亚干被处死 (七22~26)

采取任何行动之前,约书亚差遣使者前往亚干的帐棚去找证据。那袍子、银子和金子都好像亚干所说的挖掘出来。那偷窃了的东西被拿到约书亚那里,『放在耶和华面前』(七23)。后面一句的意思可能是把那些物件带到会幕那里,因为抽签决定谁犯了罪便是在那里举行(参七14的注释);并且这样作也表示了这些物品,现在物归原主耶和华了。

在审判亚干和他的一家时,所有以色列人都牵涉在内(七23;参24~25节),这点是很重要。亚干的罪使这个国家腐败了,现在这个国家要表示摒弃在他们中间的罪。亚干、他的一家、他的家畜和他所有的一切都要带到亚割谷,并用石头击杀。申命记十三章十二至十七节所定下的律法便临到亚干头上,这一家之主把他全家带进罪孽里。主要罪咎在他身上,但他的全家也要为这次罪行负责,而他们可能协助亚干把那些物件藏在帐棚里。全家为一个人的罪而牵连受苦,这个原则并非新异(参民十六31~33「摩西刚说完了这一切话,他们脚下的地就开了口,把他们和他们的家眷,并一切属可拉的人丁、财物,都吞下去。这样,他们和一切属他们的,都活活的坠落阴间,地口在他们上头照旧合闭,他们就从会中灭亡。」)。在一个家庭中,神看那个人是全家的代表,因此一个人的败坏,全家都蒙败坏。因一个家庭的败坏,全国都被败坏

了。要把罪完全拔出来,以防病毒的蔓延。

亚干和他的一家被石头打死的地方是亚割谷,亚割是麻烦的意思。意思是对亚干和整个国度来说都是:麻烦。整个以色列(七24~25)参与用石头打死亚干的行动,显示他们摒弃在他们中间的罪恶,和他们愿意借着除掉罪来对付罪。这样他们打开了通往未来祝福及胜利的大门。在使徒行传五章亚拿尼亚与撒非拉的事件也是有相同的情形。

这些充作记念的石头为这个国家历史的悲剧留下了警惕(七26)。对比吉甲的记念石,百姓神奇地渡过约但河是有正面教导的意味,而亚割谷石块则提供了负面的警惕。只有在八章廿九节及撒母耳记下十八章十七节记录了其他负面意义的记念石。

要留意耶和华对这一次用石头打死亚干的回应:『耶和华转意,不发他的烈怒』(七26)。耶和华因这个国家惩罚在他们中间的罪,从罪中转回而欢欣。这事件清楚显示了在神的眼中,罪是非常严重的,神恨恶罪并要审判罪。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