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12. 以色列人绕行耶利哥(庄亚伦 牧师)


 

以色列人绕行耶利哥

六章1~5节

耶利哥的城门因以色列人就关得严紧,无人出入。耶和华晓谕约书亚说,看哪,我已经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并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你们的一切兵丁要围绕这城,一日围绕一次。六日都要这样行。七个祭司要拿七个羊角走在约柜前。到第七日你们要绕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他们吹的角声拖长,你们听见角声,众百姓要大声呼喊,城墙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

 

中部的战役 (六1~八29)

征服迦南地的战略包括三个阶段:中部的战役,南部的战役和北部的战役。这样的行军策略成功了,因为在大体上,它解除了当地城邦联合起来对抗以色列的机会。

 

壹、耶利哥 (六1~27)

入侵耶利哥是非常重要,因为那城市有战略性的地位。从这里开始,游牧民族沿着几处河谷进入中央的高地。还有,从耶利哥插入,以色列便把那块地分作两部分,禁止了北部城邦和南部居民任何有实效的联盟。这策略可以看作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从神而来的引导。

 

一、战阵的指令 (六1~5)

第一章的开始陈述指出,耶利哥因为以色列人的缘故『关得严紧,无人出入』。这是一句解释的语句,并隔断了耶和华和约书亚的对话。这句话显示耶利哥城给紧紧封锁起来,防御稳固。抵抗任何入侵,同时也描写了耶利哥人的恐惧。从人的观点来看,征服耶利哥是不可能的。稍前的时候,耶和华表示要带领他们争战(申九1~6;十二29;十八9~14,书五13~15)。若要征服耶利哥的话,现在便需要耶和华的领导了。耶利哥的防卫是很坚固的。城墙的修筑方式使直接的攻击不可能的。进攻的敌人首先碰到一堵石墙,高十一呎,接着是卅五度有灰泥在面层的斜坡,直达主墙,高高在上约卅五呎。陡斜平滑的斜坡使任何撞击城墙的方法都失去作用,火攻也不能攻破城墙。要攻破城墙的军队很难爬上斜坡,云梯又找不到驻脚的地方。要攻取这样防御的城市,敌人采取通常的办法是包围,但是以色列人要在合理的时间内攻占全地,因此他们没有时间采取围城的方法。

可能只有前往城市的通路上有斜坡。但除此之外,耶利哥城的防御还有两堵城墙环绕城池。外墙厚六呎,内墙厚十二呎。城是建在小丘上,使攻城更形困难。Unger对城墙的构造有进一步的描写:六呎厚的外墙建筑在小丘的边缘。内墙与外墙相距十二至十五呎,厚十二呎。原来的城墙可能高达约三十呎。……挤逼情况导致屋宇建筑在内墙和外墙之间。

第六章二节继续那元帅和约书亚的谈话。我们看到在五章十四节说祂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六章二节却说祂是耶和华。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应许约书亚要使以色列人得分地的首期。神把这个城市给他们;他们攻占城池并不是借着人的技巧,而是借着神的大能。

耶和华在六章二至五节向约书亚准确地解释,以色列人要怎样攻占城池。这完全不是正统的方法!以色列的战士每天都要列队环绕耶利哥城走一转,不准呼喊,六天都是这样;七位祭司,吹着七个号角,走在约柜的前面。以色列人这样做,似乎有宗教仪式的意味,他们宣称耶和华君王的降临,对神的百姓是吩咐他们要完成合约,或宣告他们得蒙解救并获自由,或对祂的仇敌却是施行审判并进行攻击。

第七天,百姓要绕城七次,而不只是一次。在约柜前的七位祭司要吹他们的号角。很明显着意于七这数字,似乎指向这事件的完全性。祭司所用的号角是卷曲的羊角,这些角吹产生响音,能达到很远的地方。这些羊角在以色列宗教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因在每一个礼拜五的晚上都要吹响来宣告安息日的开始。宣告吹角节的节期也要吹角(利廿三24),并有重大预言未来的意义(赛廿七13,珥二l及以下经节)。约书亚记六章的吹角是要宣告耶和华他们的神在那地上要赐给他们的福分。

绕城七次,祭司吹响他们的号角之后,百姓便要打破沉默、大声呼喊。城墙便要在原地倒塌--提醒以色列人这是耶和华的作为。为了防止混乱,以色列『各人都要往前直上』(六5)。

 

六章6~11节

嫩的儿子约书亚召了祭司来,吩咐他们说,你们抬起约柜来,要有七个祭司拿七个羊角走在耶和华的约柜前。又对百姓说,你们前去绕城。带兵器的要走在耶和华的约柜前。约书亚对百姓说完了话,七个祭司拿七个羊角走在耶和华面前吹角,耶和华的约柜在他们后面跟随。带兵器的,走在吹角的祭司前面,后队随着约柜行,祭司一面走一面吹。约书亚吩咐百姓说,你

们不可呼喊,不可出声,连一句话也不可出你们的口,等到我吩咐你们呼喊的日子。那时纔可以呼喊。这样,他使耶和华的约柜绕城,把城绕了一次。众人回到营里,就在营里住宿。

 

二、战阵的排列 (六6~11)

1˙祭司(六6~8)

这个战阵计划虽然奇异,却没有任何迹象显示约书亚怀疑耶和华的话。他照着耶和华的吩咐召来祭司,命令他们七个人在约柜前操行,每人手持羊角(六6)。祭司和约柜是队伍的中心,带兵器走在整个行列的前面(7节)。后队跟随着祭司(9节),有一些百姓也参与行列。在第七节的希伯来原文,「他」是作「他们」,意指约书亚自己没有传达号令,他是透过他的官长传下命令(参一10~11)。

透过官长领受了约书亚的命令,整个行列便开始前进。看起来有点儿古怪,经文中没有记载耶利哥人的反应。他们可能嘲笑也可能是恐惧。无论怎样,以色列人满有信心地对这奇怪的训令作出回应。他们信靠耶和华是他们的君王。

 

2˙兵将(六9)

经文中提及两组士兵:走在祭司前的武装队伍,和跟随在后面的后卫。前面的一组可能是河东支派的战士(四13),而后面的一组可能是其他支派的战士。

 

3˙约书亚(六10~11)

在严肃的静默中,整个行列环绕了城池--他们保持静默,只有继续不断、刺耳的角声和脚步声。百姓要保持缄默,直到约书亚吩咐他们要呼喊的时候。绕城一次后,整个队伍便回到营里(六11)。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