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04. 派遣探子窥探耶利哥(庄亚伦 牧师)


 

派遣探子窥探耶利哥

二章2~7节

有人告诉耶利哥王说,今夜有以色列人来到这里窥探此地。耶利哥王打发人去见喇合说,那来到你这里,进了你家的人,要交出来。因为他们来窥探全地。女人将二人隐藏,就回答说,那人果然到我这里来。他们是那里来的我却不知道。天黑,要关城门的时候,他们出去了。

往那里去我却不知道。你们快快的去追赶,就必追上。(先是女人领二人上了房顶,将他们藏在那里所摆的麻秸中。)那些人就往约但河的渡口追赶他们去了。追赶他们的人一出去,城门就关了。

 

2˙探子躲藏(二2~7)

一大群以色列人,在相距只有十四哩的地方安营,使迦南人非常震惊,耶利哥王听说有两个人偷偷地进了城,便深感不安。和其他迦南王一样,他只是一个城邦的王,所统辖的并不是一个辽阔的地区。当日这样的独立城邦非常普遍。政治上缺乏统一促使了迦南在以色列人的攻击下,很快便全面崩溃。

报信的人告诉王说,探子进了喇合的家。王的使臣很快便到喇合的家,要求她把两个探子交出来。喇合承认探子曾到过她那里,但却假装不晓得他们的身份。她告诉官员说,这些人在黄昏时分,城门正关闭的时候,已逃出了城。喇合催促耶利哥人去追赶那两个探子,但那两个人实在已经被她藏在房顶上的麻秸里面。楼房的平顶可作多样用途,其一是把农作物晒干,在我们的农村一样,夏天还可以在上面睡觉,有一次我还在上面洗澡。巴勒斯坦的亚麻长起来可以有三呎高,要把探子藏起来,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喇合的说谎,不但是要使她自己不致因与以色列人串谋而引起怀疑,并且使本城的人不再在她家中搜索探子,使他们不致被擒拿。我们要看看喇合的说谎,在神眼光中是否无罪?我们要留意下列几点:

(1)旧约和新约都教导说谎是一种罪行(出二十16「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廿三1「不可随伙布散谣言,不可与恶人连手妄作见证。」;弗四25「所以你们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因为我们是互相为肢体。」)。

(2)倘若这说谎的例子是可以被接纳,一个处境伦理的情况便成立,意思是处境不同可以按着处境需要而说谎,例如为国家作情报的。若是这样,道德标准将难以控制。若容许说谎的话,那便有谁可以说谎而有谁不可以说谎呢?或有什么可以确定道德标准?

(3)喇合看来是一个不成熟的信徒,她假设了结果,是可以确定采取方法的正确性。约书亚记和新约圣经都确认她是一个信徒(来十一31,雅二 25「妓女喇合接待使者,又放他们从别的路上出去,不也是一样因行为称义么。」),但圣经并不认为信徒可以说谎。利亚(Rea)指出,喇合只是反映了当日流行的习俗。东方的伦理观,认为维护一位到访的人客,是款待人客最高德行之一。因此说谎并不是罕见的事(参创十二13;二十2;廿六7,撒上十九14;廿七8~12;廿九6~8),而在当日这也是常引起的问题。

(4)神称许喇合是因着她的信心,而不在于她所犯的罪。认识了访客是神所差派来的,喇合便以信心作出响应,并且在耶利哥被毁灭的时候,得到肉身上的拯救。但她的得救,并不是因为她说谎。她实在应该好好的整理她要说的话,使她可以一方面不用说谎,另一方面也可以不致泄露探子的行踪,这是今天基督徒应该学习的地方。

(5)神的权能超越一切。即使喇合吐出真相,神仍然是可以庇护那些探子的。

(6)退一步来说,若真相显露的话,神可任凭探子丧命。但信徒在任何时刻,都应当说真话,让神处理当时的局面。但以理三位朋友所作的见证是一个实例(但三17~18「即便如此,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阿,他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阿,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二章8~10节

二人还没有躺卧,女人就上房顶到他们那里,对他们说,我知道耶和华已经把这地赐给你们,并且因你们的缘故我们都惊慌了。这地的一切居民,在你们面前心都消化了。因为我们听见你们出埃及的时候,耶和华怎样在你们前面使红海的水干了。并且你们怎样待约但河东的两个亚摩利王西宏和噩,将他们尽行毁灭。

 

三、探子的谈话 (二8~24)

1˙喇合的信心(二8~14)

王的使臣错误前往追赶以色列的探子之后,她便走到房顶和探子说话(二8)。她承认自己对以色列神的信心,认定神已把那块地赏赐给以色列人;她并且解释说,耶利哥城的人对以色列人的恐惧已临到他们身上(9节)。「我们」这个代名词是指着那地所有的迦南人,而不是单指耶利哥城的人。迦南人的恐惧可能和摩西的歌有关(出十五1~18)。在红海战胜了法老和他的军队之后,以色列人便唱这胜利之歌。这歌指出了法老的军兵沉没在海中,也预言了当迦南人听到了这战役之后,恐惧便要临到他们身上,而出埃及记十五章十五至十六节的预言,正应验在喇合这一代人的身上。

使迦南人恐惧的特别是二章十节里所描述的两件事。迦南人已听闻神怎样使红海的水分开(出十四21~25)。神借着大能的神迹,使水在他们的左右竖立如墙垣,中间留下通道大概有半哩阔,使以色列人可以走在干地上,那些埃及的追兵都死在红海里面。另一件事迹是以色列人击败了亚摩利的王,西宏和噩,而胜过二王的事便记录在民数记廿一章廿一至三十五节。

亚摩利的王国是较为近期建立的,大概在上一代的时候,有军事冒险家自叙利亚南下建国。亚摩利人并不是固定在某一处地方的人。有一群亚摩利人在一处后来被犹大族占领的地方定居(申一19,及以下经文;书十5及以下经文);另一群以希实本和巴珊的王国为代表,定居于约但河东,自死海地区直伸延至加利利海的北边(参民廿一13及以下经文;书二10;九10;廿四8,士十8;十一19及以下经文)。

摩西既然不能经过以东地,他便带领以色列人绕过以东和摩押地,来到亚摩利王西宏国境的东边(民二十14及以下经文)。西宏也不容许以色列人走过他的领土,便在雅杂爆发了战争(民二十一23「西宏不容以色列人从他的境界经过,就招聚他的众民出到旷野,要攻击以色列人。

到了雅杂,与以色列人争战。」)。以色列人把西宏完全击败,攻占了西宏所有的城镇和乡村,包括了希实本,并住在这些城镇和乡村(25节)。西宏的王国由流便和迦得两支派瓜分,流便的南界是亚嫩河,而迦得的北界是雅木河。

流便和迦得要留在约但河东,因为他们想继续以畜牧为业。他们有很多牲畜,也看见那块地是适合牧放牲畜的地方(民卅二1及以下经文)。其后基列那一片美好的畜牧地,也以迦得为名。但迦得和流便之间的边界并未清晰地确定,因为有一部分的流便子孙仍然是游牧民族。有

些家族更越界进入巴勒斯坦犹大和便雅悯的地方。

巴珊王噩被击败,民数记廿一章卅二至卅五节有简短的记载,而申命记三章一至十一节却有详细的记录。使人特别留意的是噩的睡床尺寸,这张大床曾经引起有趣的揣测。申命记三章十一节「(利乏音人所剩下的,只有巴珊王噩。他的床是铁的,长九肘,宽四肘,都是以人肘为度。现今岂不是在亚扪人的拉巴么。)」这床的尺寸显示巴珊王噩是一个巨人。可能是为了这个缘故,耶和华鼓励说:「不要怕他」(申三2)。有人建议「利乏音人的余民中,只留下巴珊王噩。」这语句显示,他可能是巨人家族的最后成员。申命记三章十节、二十至廿一节显示这些巨人自先祖的日子已经存在,而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名称。

1918年间,Gustav Dalman在约但的安曼发现了一块很长的卵形石,称为巨石坟墓。安曼可能是拉巴亚们的旧址。这块卵形的尺寸和巴珊王噩的床很相近。在那里可能有超过一千块这样坚硬、灰黑色的玄武岩石块。整个地区,玄武岩的矿石随处可见巴珊王噩的降服是完全的,

因为摩西说:「那时我们夺了他所有的城,共有六十座,没有一座城不被我们所夺,这为亚珥歌伯的全境,就是巴珊地,噩王的国。」(申三4)。因此那地所有的城都被攻陷了,全地被征服。所有的人全被杀,城中的财物,连牲畜在内,全部变成战利品(申三6~7)。雅木河以北,噩王国的全境,都给了玛拿西半支派为产业。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