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01. 约书亚记引论(庄亚伦 牧师)


 

约书亚记引论

圣经的第一卷历史书,也就是约书亚记是放在希伯来文圣经中,前先知书的第一卷(前先知书包括士师记、撒母耳记上、下和列王纪上、下)。它以耶和华对约书亚的任命为开始(书一1~9),以埋葬约书亚、以利亚撒和约瑟的骸骨为终了(廿四29~33)。本书的目的,是要显出约书亚如何继续摩西的脚踪,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到了旷野已经告一个段落,现在神继续使用约书亚让他能够带领以色列百姓要进入迦南地,这一卷书描述耶和华如何将地赐给以色列民,还有以色列人如何在那地兴旺的故事。约书亚是「雅威拯救」或「雅威是救恩」的意思,约书亚就是神亲自拣选要带领以色列人进迦南地的一位仆人。

 

壹、作者和写作年代

按照传统来说,这卷书是约书亚写下的。这个古老的传统说法,很可能是基于书里面的一

句话:约书亚将这些话都写在神的律法书上(廿四26)。然而,这句话只是指重新立约的事(第廿四章)。作者问题与写作年代互相关连。由于约书亚记没有清楚说明写作年代和作者是谁,无论圣经评鉴学家或保守派的学者,都不能对此问题达成任何协议。根据对约书亚记的一种保守分析,这卷书是在主前1375至1045年之间(王国时期之前)写成。其论据是基于书中提到但的迁徙(十九47,参士十八27-31),将耶路撒冷称为耶布斯城(书十五8、63;十八16、28),将西顿作为腓尼基人的重要城市,而非推罗(十一8;十三4~6;十九28)等记载,作者并以见证人身分书写(马所拉抄本五1、6)。但是我们可以从几点相信这卷书就是约书亚所写的:

一、这一卷书里面有好多地方都描述作者目击一切事件的发展(五1、6;十五4)。并且在书里面处处表现出是作者自己也参与在许多次的战役中。

二、本卷书显示是早期的作品。纪录迦南城市的时候,常常是用古旧的名字(参阅十五9,称基列耶琳为巴拉(13节),称希伯仑为基列亚巴(49节),称底璧为基列萨拿)。本书称西顿为西顿大城,明显是十二世纪前的作品(参阅十三4~6;十九28)。耶布斯人仍住在耶路撒冷,因此写作日期必定是在大卫时代之前。

三、约书亚最低限度为了本书的一部分。第廿四章廿六节清楚地记录了「约书亚把这些话都写在神的律法书上。」我们从十八章九节找到约书亚写了本书的其中一部分的线索。

四、本书其中一些的记载不可能是约书亚所写的,明显的例子是关乎他去世的记载(廿四29~30)。

我们可以把本书看为主要是约书亚的作品,再加上以利亚撒或非尼哈一小部分附加的记载。

 

贰、本书的目的

约书亚记的目的,是要说明神怎样信实地,把神将以色列人如何带领出埃及,进入迦南地建立了一个国度,带进应许之地。从这方面看来,这卷书揭开了神的目的,和祂怎样处理神的子民以色列,并我们也看到神在摩西五经处理以色列的办法,是会在约书亚记继续下去的。神在创世记应许亚伯拉罕要作一国之父,而在出埃及记这个国家已经形成,并且领受了一项宪法,而这项宪法在利未记里写得很清楚。民数记记录了四十年的飘流,以色列人在旷野中不信的罪(十四章),和他们得到的审判。当探子走过这应许之地时,因为以色列人拒绝相信神能够把他们带进这块地,神就在加低斯巴尼亚审判他们,或者说神让以色列人在旷野四十年是为要训练他们。那个世代在旷野中灭亡了,只有约书亚和迦勒这两位信心的坚持者才得以进入那地。申命记记录了在约书亚的领导下,为那要进入应许之地的新一代所重申和解释的律法。因此神按着祂的应许,在应许之地建立祂的子民,神的信实在约书亚记里清楚地被描述出来。

 

参、历史背景

约书亚记是一卷独立的文学作品,有别于摩西五经。但这卷书承接了申命记,继续叙述以色列人的事迹。约书亚记叙述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征服以个别城市为核心的城邦(city-state),并把这地区划分给各族。

根据亚玛拿(Amarna)信件的显示,约书亚记准确地记录了当日的历史背景。这些信件显示这一处地方给划分成细小的、施行封建制度的城邦,而这些城邦也常常互相攻击。这些从耶路撒冷、基色、拉吉、耶末和伊矶伦的信件都是在寻求埃及的援助,脱离「哈比路(Habiru)」侵略者的攻击(哈比路可能是希伯来人)。和埃及通信的城邦(米吉多、亚实基伦、亚柯、基色、耶路撒冷)稍后都被以色列人所征服,而那些没有和埃及通信的城邦,在较早期间便已经被征服了。这些于主前1400年至1367年间,由迦南人寄给埃及人的信件,在征服期间的历史背景,提供了一些资料。

用马加列文(Ugaritic)刻成的亚玛拿(Ras Shamra)泥版,显示了迦南居民放荡及堕落的品性。这些泥版看重的都是关乎生殖、性这一类的东西。他们以孩童作祭牲,在庙宇内卖淫,这一切崇拜偶像的恶行,对于以色列人的心灵,一定有非常不良的影响,因此神吩咐他们要把这一切完全铲除。

 

肆、应许之地

约书亚和以色列人征服迦南地,是以神与亚伯拉罕的立约为根据。神在创世记开始处理人类的问题,我们看到神多次以责任交托人类,但每一次人类都失败了。在创世记的首几章里,便有三次重要的失败:伊甸园的堕落,洪水前的背道及巴别塔的失败。神不再直接处理整个世界的问题。从创世记十二章开始,神引导一个特选的民族,透过希伯来人来处理全世界。祂呼召他们建立一个国家,而这个呼召以亚伯拉罕的应许作为开始,这便是神与亚伯拉罕的立约(创十二1~3)。这次立约包括了三个应许:

一、应许得地土 (创十二1)

神呼召亚伯拉罕离开吾珥,往祂要赐给他的地去。神给亚伯拉罕和他的后代这个应许是没有条件性的。这个应许以后在巴勒斯坦的立约中再加以扩充(申三十章)。

二、应许得后裔 (创十二2)

神应许亚伯拉罕,使他成为大国,显示他必有众多的后裔。亚伯拉罕立的约这一方面,要借着大卫的立约(撒下七16)才得到最后的实现,而弥赛亚统治神的子民犹太人。

三、应许得祝福 (创十二3)

这个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在另立新约(耶卅一31~34)时得到实现。这新约为犹太人带来灵里的祝福,并且透过犹太人来祝福全人类。这些立约现在仍未得到成就,完全的实现仍然有待未来基督的再来,和千禧年国度的建立。

以色列占据迦南地,是指神赐给亚伯拉罕,以色列要得到迦南地的权利。我们可以从几段经文,看到这块地的产业权,和神应许毫无条件性的特性。在创世记十三章十四至十七节中,神重申与亚伯拉罕立约,是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祂说神要把地毫无条件的赐给以色列,直到永远(15节)。亚伯拉罕要纵横走遍这地,确认这一次的立约,以致领取神已经交给他的合约(17节)。

 

伍、内容提要

征服迦南(一1~十二24)

一、主对约书亚的任命(一1~9)

摩西死后(1),神亲自确认摩西对约书亚的任命(申卅四9)。祂将征服迦南的领导责任交付他(2、3),指定地的疆界(4),又以祂恒常的同在来鼓励他(5、9),并且期望他热心遵从「摩西的律法」(亦即是在申命记所颁布的律法;参申卅一9、24~26,书廿三6),以致可以达成他的使命(书一7、8)。原本的使命,以及摩西的事奉,在约书亚身上得以延续。

 

二、渡过约但河(一10~五12)

第一阶段要求以色列作好准备。身为领袖的约书亚必须向百姓展示,他是跟从摩西的脚踪。因此,他提醒在约但河以东的支派,要借着与其他支派一同征服迦南,来显示他们忠于摩西所吩咐的话(一13~15,参民卅二20~27)。他们服从约书亚的权威,正如服从摩西一样(书一16~18)。他打发两名探子往耶利哥(二1~24),显出他的军事领导才能。当他们渡过约但河,他的权威已被祭司(三6;四10)和百姓(三5、9)所认可。渡过约但河,正标志着公众已承认约

书亚是领袖,正如摩西一样(四14)。

渡河的叙述,标志着从出埃及和在旷野飘流,过渡至征服迦南。一方面,喇合的故事表明迦南人如何听闻主大能的作为(二10、11),便极之畏惧(二11,参出十五15;廿三27、28,申二25;七23;十一25;卅二30)。喇合对以色列的神所表达的信心(二11),正预期着将外邦人纳入立约的群体中,正如对列祖所作的应许(「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十二3)。喇合因信而得以进入约中,并且蒙受丰厚的福祉,她的名字也被列入我们的主的家谱中(太一5)。
以色列人渡过约但河时,已知道迦南人产生对神的敬畏(二24)。然而,他们亦被教导,要

借着与约柜保持一段安全的距离(三4),并且保持自洁(三5),来表现出对主的敬畏。「永生神」就在他们中间,祂要祂的百姓圣洁,并尊崇祂(三10、11)。相应地,祂会在渡过约但河的奇妙行程(三13),以及在征服迦南地中(三10、11),显出祂的信实。当各支派渡河后(四1),十二支派的领袖,都从干涸的河床中取一块石头,在吉甲立石为记念(四1~9、20)。由此,以色列要记着,这些从抬约柜的祭司所站立的地方取来的石头,是要让他们省悟到神威严的同在。将来听闻这件事的世代(四21~24),便因此得到鼓舞,因为世上所有人都会对神产生敬畏(四24)。征服耶利哥前的自洁,亦借着割礼(五1~9)和逾越节的庆典(五10~12)作为外在的表征。这些事件未必在时间上顺序,只是选取作为例子,表明以色列对约书亚的领导的响应。摩西对新一代的呼吁已经奏效(参申四4~14;六1~5)。这新一代在约书亚和众长老在生的日子,都一直事奉主(廿四31)。在旷野的旅途中,因着不信而忽略了的割礼(五5),正是属灵回应的表征。

这个作出响应的国家,得到立约的外在记号,并且预期立约的主会借着赐给他们胜利和地上的出产,来赐福祂的百姓。他们的羞辱都除去了(五9)。在那对逾越节庆典的简短叙述中,亦带出了约的延续。他们所吃的,是当地新鲜的土产。品尝过迦南的食物后,吗哪就停止降下了。旷野的经历已经终结。随着他们进入应许之地,一个新的纪元宣布来临(五11、12)。

 

三、征服耶利哥(五13~六27)

胜利是属于主的。耶利哥之战随着这个信息而展开。那在荆棘火焰中向摩西显现的圣洁之神(出三2~四17),带着主的信息(六2),以「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向约书亚显现(五14、15)。

耶利哥城无须经过围攻和战争,便陷落了。面对耶利哥的备战(参书廿四11),以色列的反应十分古怪,但约柜的出现和吹起角声,却象征着主会为以色列争战,正如祂所应许的。然而,以色列不可擅取任何财物。由于是耶和华为以色列争战,一切东西都要献给祂(六17)。主履行了由探子向喇合所起的誓,使她和她的家人都能够生还(六17、25),只是要暂时将他们安置在营外(六23)。贵重的金属都放入库中(六19、24),其余用火焚烧(六24)。任何东西都不可擅取作为个人利益;否则神的审判将降临以色列(六18)。为了强调神对耶利哥的绝对拥有权,约书亚对任何试图重建这城的人发出咒诅(六26,参王上十六34)。耶利哥被毁的消息在四围遍传,迦南的居民知道主与约书亚同在(六27,参书一5、9)。

 

四、在艾城的悲剧和凯旋(七1~八29)

胜利只是短暂,因为亚干玷污了神的「禁令」,擅取其中一些物件,藏在他帐棚的地下(七21),引致神向全以色列发怒(七1)。以色列因在艾城战败而震惊(七2~5)。约书亚和众长老为此禁食和哀伤(七6~9)。胜利的消息在四周传遍,与神的仆人痛苦地哀哭,害怕迦南人会聚积力量驱逐以色列(七9),两者之间是何等大的对比!惟有百姓自洁(七13),亚干的罪被揭发,神回心转意(七25下、26),他们才能得着鼓舞,带着神的同在和胜利的应许(八1、2),再次进攻艾城。艾城同样被占领了(八3~19),居民也被灭尽(八20~26),但以色列却直接获得主的准许,得享城中的财物(八27)。艾城的颓垣败瓦、一大堆石头盖着艾城王的尸首(八28、29),连同亚干身上的一大堆石头,正严肃地提醒以色列,神的信实及要求祂的百姓绝对忠诚。为了强调这点,正典的记载打断了对战役的叙述,将在以巴路山重新立的约放在我们面前(八30~35)。

 

五、重新立约(八30~35)

约书亚带领以色列在示剑进行重新立约的仪式,正如摩西所指示的(八31,参申十一29;廿七1~26)。约书亚小心地预备合适的祭坛(参出二十25),献上燔祭和平安祭。他抄写律法,作为他的领袖身分和对主忠诚的象征(八32,参申十七18)。全以色列(官长和百姓、外侨和土生的以色列人)都齐集一起,聆听所宣读的祝福和咒诅(八33~35)。整卷申命记(即是「律法书」,参申卅一26),都在他们面前诵读。一半的支派站在基利心山,对祝福的话以「阿们」回应,另一半的支派则站在以巴路山,也对咒诅的话以「阿们」回应(参申廿七9~26)。

 

六、与基遍人立约(九1~27)

神大能作为的传言,令迦南诸王大为恐惧(参二8~11、24;五1;六27)。以色列在艾城的首次败退,使迦南王产生一线希望,以为以色列会被消灭。与其向以色列投降,羞耻地成为以色列的奴仆,他们宁可结集军力,对抗约书亚和以色列(九1、2)。

从基遍、基非拉、比录、基列耶琳来的希未人(九7~17),并没有加入其他迦南人的行列。取而代之,他们设计了一个难以识破的计划欺骗以色列,并且请求订下全面的条约。那条约属于友好性质(被誉为「和平」),彼此承诺在遇到侵袭时,互相帮助。它所关注的,在于保存性命(九15)。他们的诡计包括伪称自己经过长途跋涉(九11~-14),以及虚假地说只听见以色列在约但河东的胜利,却不提及他们渡过约但河(九9、10;参五1)。法律容许某个归顺的城市的居民按某种附庸条约归降,以色列可以在这条约中制定条款,并且要求所归顺的平民担当苦工(申二十11,参士一28、30、33、35,王上九15、20、21)。然而,条约容许希未人保持他们的生活方式,更享有以色列的军事保护(九15)。

以色列人凭着信心和律法行事(申二十11)。他们不用事事询问主,亦不会因没有询问而遭受指摘。现在是关乎智慧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将神的律法应用在生活中。不久,他们发现自己做错了(九16~18)。以色列人起了怨言,但领袖们没有撤销向基遍人所起的誓(九18~20)。取而代之,友好条约被降为附庸条约,希未人则被迫成为以色列人的劳工(九21)。希未人承认他们欺骗了以色列人,同时亦愿意归顺以色列(九24、25)。他们要帮助在会幕事奉的人,为祭

坛挑水劈柴。所罗门王奉献耶路撒冷圣殿前,祭坛可能是在基遍造的。所罗门王也需在基遍的祭坛敬拜主(王上三4,参代上十六39;廿一29)。

 

七、南面的战役(十1~43)

耶路撒冷王亚多尼洗德(「我的主是公义的」)率领希伯仑、耶末、拉吉和伊矶伦诸城联盟攻打基遍,作为抵抗以色列的一个军事策略(十1~-)。基遍人基于立约的关系,向以色列求援(十6)。约书亚率领以色列在一夜之间徒步25哩,从吉甲穿过旷野,走到基遍。原本已畏惧以色列人的迦南人,对以色列的进攻大感惊惶。迦南人的军营一片混乱,军兵绕过伯和仑的路逃上山,到亚西加和玛基大(十10)。但他们逃跑之际,更遭受冰雹之灾(十11)。胜利是属于耶和华的。由于这一天特别长,以色列奇迹地将迦南人从山上赶逐至更远之处(十12~14)。这天的神迹详细地记载在雅煞珥书上(参撒下一18),因为在这天,「主听人的祷告」,这人便是约书亚(十14)。
躲在玛基大洞的五王被发现后,便被杀掉,挂在树上,再埋在洞里(十16~27)。他们愚昧地企图与以色列争战,但旋即溃败。由于这些大城的联盟瓦解了,约书亚带领以色列迅速与南面各城开战(十29~43)。借着主的帮助,这个地区在一次战役中被攻取了(十42)。

 

八、北面的战役(十一1~15)

以色列人再次被迫应战,这次是与夏琐王耶宾所率领的军队交锋。耶宾重新集结北面各城的诸王,在米伦水边装备他们的军队和马匹,准备与以色列争战(十一1~5)。这次战役类似南面的战役,作者记叙的方式显示南方和北方诸王发动了战争,但最终都被击败。同样地,北面诸王溃退至腓尼基的西顿地区(十一8)。正如主所指示的(十一6),马匹被砍断蹄筋,战车则被焚烧(十一9)。以色列所倚靠的乃是主(参诗二十7)。夏琐这个伟大而古老的城,也是北方迦南人权力的中心,被彻底摧毁了(十一10、11、13)。
焚烧耶利哥、艾城和夏琐是属于特殊的情况,因为以色列蒙神应许,可以得着迦南人的房屋、水井和城邑(申六10、11,参书廿四13)。对这次战役的叙述,再次强调了约书亚对主,以及对主的仆人摩西,绝对忠心(十一9、12、15)。

 

九、战役摘要(十一16~十二24)

由于约书亚审慎地坚持执行主对摩西的指示(十一23上),他带领以色列获得胜利(十一16)和安息(十一23下)。摩西曾经详细描述将要征服的土地(申一7),约书亚亦已占领了摩西所提及的地区(十一16、17)。虽然各城都可以请求议和,在合约下作以色列人的奴仆(申二十11),可是,没有一个城愿意如此承认以色列。他们在恐惧中密谋设计摧毁以色列。他们是攻击者(书十章、十一章、廿四11)。神使他们硬心(十一20);其神学上的理由仍是一个奥秘,正如法老的情况一样。然而,至终是迦南被征服,原居民被歼灭,惟独基遍的希未人和投降的免除祸(十一19、20)。即使在40多年前,为以色列带来惶恐的亚衲族人(民十三33,参申二10、21),亦全被歼灭(十一21)。然而,纵使「全地」在某种意义上是属于以色列的,但显然并非那地的每一平方哩都已被夺取(十一22),只是迦南人反抗势力的中心已被瓦解。完成和彻底完成之间的张力,在这几节中至为明显。

在被击败的诸王名单中(十二1~24),包括了在摩西领导下(十二6)所战胜的西宏和噩王(十二2~5)。将他们并列在约书亚率领下所征服的诸王名单中(十二7~24),正显示出领导和目标的延续--两位领袖、多次战役,却只属于一场战争。现已得着应许之地了;经过了各场战役后,产业的边境现在已更清晰。在约但河东,疆界从亚嫩河至黑门山(十二2~5)。在迦南,边境从西顿之南的地区,伸延至南地(十二7、8)。

 

土地的分配(十三1~廿二34)

一、吩咐分配土地(十三1~7)

由于约书亚年纪老迈,未能取得全部土地。摩西曾预先提醒以色列,他们的产业会是征服的成果,而且以色列狭小的边境,会逐步伸延。以色列会慢慢地继承整片土地,以免面对庞大的土地时,无法善用(出廿三29、30,申七22)。非利士人后来占据的加利利和黑门山以北,至加利利海以东的地区,以及四周被迦南人包围的区域,仍是未得之地(十三2~7,参士一)。以色列无须记挂将来的领土问题,因为主应许帮助他们(十三6)。

 

二、分配约但河东之地(十三8~33)

约书亚没有改动摩西的安排,玛拿西半支派、流便和迦得已经获得他们在约但河东的分地(十三8、32、33,参民卅二章,申三12~17)。那些领土亦不包括仍被迦南人所占据的某些地区(十三13)。流便的宗族获得从亚嫩河至希实本的土地(十三15~23)。迦得的宗族获得亚嫩河以南基列的土地(十三24~28)。玛拿西的一些宗族获得从雅穆河以南至亚嫩河的区域(十三29~31)。利未人的城镇没有在此处列出,却为他们记下一个脚注,说明他们不会获得产业,因为他们倚靠人们对主的奉献和献祭而生活(十三14,参民十八20~24;卅五1~8)。

 

三、各支派分配迦南土地(十四1~十九51)

大祭司以利亚撒和约书亚一起拈阄,决定其余九个半支派的边境、版图和分地。其中再次提及利未支派(十四4),因为在二十和廿一章,会列出他们的城邑。文学上的另一技巧,就是在开始时特别提及迦勒的产业(十四6~15),并在结尾时论及约书亚的产业(十九49、50)。他们是唯一在成年期离开埃及、有信心的探子,又能进入应许地的人(民十四24、30,申一36、38)。
1˙犹大(十五1~63,参士一10~15、20)--犹大的边境从死海西延至地中海(十五2~12)。犹大的城邑分布在它的四个区域内:在南地有廿九座城(十五21~32),在高原(或西边的山麓)和沿岸的平原有四十二座城(十五33~47),在山地有卅八座城(十五48~60),在沙漠则有六座城(十五61、62)。犹大未能取得耶路撒冷(十五63),直至大卫使她成为首都(参士一21,撒下五6~16)。

2˙以法莲和玛拿西(十六1~十七18)--这两个出自约瑟后代的支派,蒙受丰盛的福祉(参创四十八章、四十九22~26,申卅三13~17),在众支派中亦获得重要的地位。玛拿西的半支派,已经在约但河东获得产业(十三29~31)。他们获得的一份分地,是作为「约瑟的子孙」而得的(十六1)。那地界在北面从伯特利至他泊山,再从约但河至地中海(十六1~3)。以法莲在南面获得较小部分(十六5~9),但无法征服基色的迦南人(十六10)。为要与外约但的玛拿西宗族清楚划分,玛拿西的宗族--包括了西罗非哈,另获得土地(十七3~6,参民廿七1~11;卅六1~12),疆界从示剑至他泊山(十七7~11)。然而,玛拿西亦同样无法彻底驱逐迦南人(十七12、13)。
虽然他们已获得最大部分的土地,这两个从约瑟而出的支派仍然抱怨。他们知道主赐福他们(十七14),于是期望得到更多可耕种的土地。但约书亚敦促他们砍伐树林来增加可用的土地(十七15、17、18)。他们实际视察迦南人的军事力量后(十七16),约书亚呼吁他们要尽自己的本分去占据那地(十七18)。

3˙七个支派(十八1~十九51)--以色列人在示罗聚集,要设立会幕(参撒上一)。那时,仍有七个支派未曾获得产业。约书亚要求每个支派委派三个人去视察那地。他们回来后,约书亚在示罗的会幕中拈阄,分配土地(十八3~10)。便雅悯支派的领土在犹大和以法莲中间(十八11~28)。西缅支派的分地在犹大的南部(十九1~9),结果导致她被犹大所吞并(参创四十九8)。西布伦(十九10~16)、以萨迦(十九17~23)、亚设(十九24~31)和拿弗他利支派(十九32~39)所获得的土地,在加利利地区玛拿西的北面。但支派获得第七阄,却因为东面的犹大支派和西面的非利士人的压力,无法维持分配得来的领土,深受其苦。他们向北面迁移,发现约但河的发源地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地区(十九47,参士十八章)。

4˙总结(十九49~51)--总结部分是与起首部分互相对称(十四1~14),提及约书亚也获得一份礼物。这里再次提及土地的分配,是在耶和华的面前进行,由大祭司以利亚撒和约书亚见证和负责执行的(十四15;参十四1)。

 

四、逃城和利未人的城邑(二十1~廿一45)

按照摩西的指示,要设立六座利未人的城邑,分布在约但河的两边,每边三座,作为「逃城」(民卅五9~34,申四41~43;十九1~10)。目的是要为那些犯了误杀罪,并非蓄意杀人者,提供「庇护」(避难所)。这项措施并非要为犯罪者谋求出路,只是让司法程序得以顺利进行(二十1~9)。
利未宗族总共获得四十八座城,其中六座同时作为逃城(廿一1~42)。利未人不可耕种土地,因为他们要倚靠百姓的什一奉献(民十八21~24)。他们可以把土地作放牧之用。土地的面积记载在民数记卅五章4及5节。亚伦的后代获得特别的分配(廿一9~19),因为他们担任祭司,而他们的十三座城是在犹大和西缅支派的地区,很接近所罗门时代的耶路撒冷圣殿。
连同利未人所分得的城,土地的分配便大功告成了。神对土地的应许已经应验(廿一43~45)。神是信实的!这部分所强调的是应验、神的能力和恩典,以色列亦藉此进入安息。然而,约书亚记亦认识到在以色列人面前仍有许多挣扎,以及他们至终经不起的考验(参诗九十五11,来三7~11)。

 

五、约但河东支派的归回(廿二1~34)

约书亚打发那两个半支派回去,临别前称许他们对其他支派和对主的忠心(廿二1~4),同时亦提醒他们不要被偶像迷惑,却要按照申命记的律法去爱主(廿二5),并且为他们祝福(廿二6~8)。可是,他们回去后,却在约但河的东面,建造了一座宏伟的祭坛。其他支派听闻此事,便齐集在示罗(廿二12)。他们明智地委派大祭司的儿子非尼哈,连同十个支派的代表去调查整件事。这个代表团指控约但河东的支派不忠(廿二15~20,参民廿五章,书七章)。
约但河东支派的反应,显示出他们极之关心支派的合一,以及对神的敬拜。这些支派害怕被排斥于神百姓的团契之外,故特意建造一座祭坛,跟律法书所指定的一模一样,以表示他们同为神的子民(廿二21~30)。这座祭坛并非供献祭或敬拜之用,而是作为神立约的子民合一的象征。他们的自辩,更以称呼神为「大能者」、「神耶和华」(两次,廿二22)显得更为有力。非尼哈和各支派代表对所得的回答十分满意,在离去时也向他们保证神的同在(廿二30、31)。他们向各支派的回报,亦带来所有支派在此事上的复和。这叙述完结时,提及给予这祭坛的名称:「这坛在我们中间证明耶和华是神。」

 

跋、土地是神圣的委托(廿三章、廿四章)
最后两章包含了约书亚对所有领袖和全以色列的遗言。

一、对领袖的演说(廿三章)

约书亚重温主将土地赐予各支派时,为以色列所做过的事情(廿三3、4、9、10、14)。祂显出祂的诚信。祂将继续与祂的百姓同在,以致没有敌人能敌挡他们(廿三5、10)。祂会成全所有未实现的应许,正如祂已应验的应许一样(廿三14、15)。然而,他们必须对主忠心(廿二7、8、11)。忠于主是不能与忠于摩西律法分割的(廿三6)。背叛的将会被严厉惩治,首先任凭别国将以色列陷入罗网(廿三12、13),然后在祂的怒气中,使他们灭绝(廿三16)。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