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19. 法老虐待以色列人(庄亚伦 牧师)

法老虐待以色列人

摩西和亚伦得到神的吩咐,要他们和以色列的长老去见埃及王,而向法老王要求容他们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为要祭祀耶和华上帝。

耶和华以色列人的上帝,已经说出他们之间的关系,说到[耶和华]表示祂是怎么样的神,这里是以先知宣告的形式说出来。然后又说以色列人的上帝,表示他们之间是怎样的关系。摩西向法老王要求容他们去祭祀耶和华神,其实他们所要求是宗教信仰的问题,而不是为他们的生活改善或政治上可以比较自由一些。这五1所用的守节,原文并不是甚么节期,乃是「朝圣」的用字。[往旷野去]旷野怎样比都比不上埃及,为何神要他们到旷野的地方呢?原来那个地方有神同在。

五章二节

耶和华是谁,使我听他的话,容以色列人去呢 从这句话可以看到法老以不屑而带有讽刺的答复中,我们已经可以体会到针锋相对的斗争已经开始了。

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去 法老可不是受人威吓长大的,他不会受任何神或人的威吓,因为他自认为神,也要他的百姓以神来敬拜他。因此,在讽刺了「耶和华是谁」之后,他直截了当的说,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出去。

原来的神典,在法老严肃而凌厉的说了这句话后,可能记述埃及王便将摩西亚伦赶出宫外之类的话,后来摩西亚伦又去见法老,或是法老召他们来,在又一番针锋相对的说话后,法老便说了第4节的话。可惜这部分的话没有保留,五经编辑者反而取材自耶典,而说了第3节和第5节以下的记载。

五章三节

希伯来人的上帝遇见了我们,求你容我们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祭祀耶和华我们的上帝 第三节可能已经过了一段时间,摩西和亚伦不灰心的又去找法老王。现在他们用另外一个民族的名称[希伯来人],这[希伯来人]必须从亚伯拉罕离开吾珥的时候开始,神如此称呼他们的,希伯来有横过去或越过去的意思。因此,我们可以感觉到摩西并不是只有一次去见法老,把所有的话都讲完了。可能在上两节所述的经验以后,摩西就招聚以色列人的长老商讨,并一齐去见法老,而这次的请求,却想从情理上说服法老。

免得他用瘟疫、刀兵、攻击我们 这是很合情理的说明。如果法老不容他们短暂的离开,去旷野向上帝祭祀,则他们将遭瘟疫、刀兵的攻击,而法老也就丧失了劳工。从长远来看,从大处着想,法老应当为自己的利益的缘故,准许他们出去。

五章四节

摩西亚伦,你们为甚么叫百姓旷工呢 这是近代的人很容易了解的事。在民族主义高涨,在争取人权或较佳工作环境的时候,民情汹涌,参加会议或怠工,是很寻常的事。但掌权者找对象处置的时候,通常都是责备那些领导民众运动的人。正如这里所记述的。

你们去担你们的担子罢 法老也承认给以色列人的工作是个担子。这担子的原文与一11的重担是同一个字。你们,似乎表达摩西亚伦也要这样工作。

五章五节

看哪,这地的以色列人如今众多 这句话的原文因有「这地的人」,差不多每一种译本的译法都不同。现代中文译本跟从撒玛利亚抄本的修订,翻成「你们的人口已经比埃及人多」,这也是根据一7和12的含意而来的。但在实际上,住歌珊地的以色列人,绝不可能会比埃及人为多。因此,「这地的人」不应当翻成埃及人,其含义仍然是以色列人,不过和合本的以色列却是原文没有的。「这地的人」也是直译,而没有将原来的含义表达出来。「这地的人」主要要看说话之人的神情和语气。如果说得平和,可能是「本地人」或「这地的人」;如果再说得好听一点,是表示「地主」、「当地领导人」或「人民代表」;但若说得不客气或轻蔑的神气,那就是「农人」、「没受教育的人」,「鲁夫」或「贱民」的含意。按现有经文来看,当年法老对摩西和众长老说话时,必定是不客气和轻篾的语调。因此,这句话的正当翻译,可能应是「看哪,如今贱民这样众多」。

五章六节

当天法老吩咐 这表示法老并不迟延,他仍是掌握一切。

督工的和官长 这里所用的督工的和一11的督工(请参看该节),原文并不相同。一11是指官员,特别是高官。这里是从「驱赶」,「镇压」的字根NGS而来的。用字已证明当时比从前的欺压,已经厉害得多了。官长这词的字根,却指的是低级干部,大概是指由督工的所指派的以色列人的官长(参看本章14、15和19节),所以现代中文译本翻成「领班」。

五章七节

你们不可照常把草给百姓作砖,叫他们自己去捡草 埃及古代的建筑,和中国有些乡村建筑所用的泥砖一样,是以水和泥,加上草根或稻草,用木架框成砖块晒干而来的。草是作砖重要的原料。没有草,砖便容易松散。督工的收砖「验货」,一方面看数量,也要看质量。砖的质量好不好,就在于草的成分有多少。不给草作砖,叫他们自己去捡草,必定使工作效率减低,也使制成品的质量下降。

五章八节

他们素常作砖的数目,你们仍旧向他们要,一点不可减少 这是无理的欺压,是比以前更加使用高压政策。可是,数量既不能减,质量便必定下降。这是任斯(C.F.Nims)于一九五O年在圣经考古学家专刊(The Biblical Archaeologlst)第十三卷(见该卷22~28页)所发表的考证,证明了的情况。

因为他们是懒惰的,所以呼求说,容我们去祭祀我们的上帝 自古以来,以自我为中心的独裁者,为保持既得的利益,是不会考虑到宗教自由和人权尊严的。他们只指责劳苦大众的懒惰,说他们是以宗教作借口,而不尊重他们宗教的情操。

五章九节

你们要把更重的工夫加在这些人身上,叫他们劳碌,不听虚谎的言语 法老王当然不能忍受摩西和亚伦这样的要求,他的回应就是变本加厉把更重的重担加在以色列百姓的身上,法老王以宗教情操为虚谎,认上帝的话为虚谎的言语。因此,他要把更重的工夫加在劳苦大众的身上,叫他们更加劳碌和饱受痛苦。他要显出自己是神,以真神为虚谎。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