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07. 摩西在米甸结婚生子(庄亚伦 牧师)

摩西在米甸结婚生子

3. 逃匿米甸 (二15~25)

摩西杀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法老那里,法老大为震怒,决定要杀死他。一般来说,皇族杀人不一定要死,因为法老自己就是律法(像其他古代近东文化一样,在埃及未曾发现明文的律法,法老的话等于律法)。按常理摩西的事不足以激怒法老,令法老要对付皇室子弟。故此,我们可以肯定的说,法老并未接纳摩西为皇室的一份子,他一直在等候机会要把摩西这个逃过禁令的婴孩杀死。

我们看摩西杀死埃及人这回事是对抑是错呢?这个问题不容忽视。虽然我们对摩西和被逼害的百姓甚表同情,但是否因有「充分的理由」,使用暴力或杀人就是正确的呢?许多人假借「正当理由」的名义、宗教的名义、甚至基督教的名义去杀人,以致历史上沾满了被害者的血迹。摩西固然要成为他百姓的救星,但是他走错了方向;杀人并不是拯救以色列人的方法。

摩西逃跑了,藏匿在米甸地(二15),地理学者对米甸地的正确位置未能确定。它可能是在阿拉伯的西北,阿克巴湾的东岸,巴勒斯坦的南方。不过,米甸人是半游牧民族,因此不必专指某地。许多证据都指出,他们其中一些人在西乃半岛一带来往并居住。

摩西自埃及逃走,横越沙漠后,来到一口井的旁边坐下歇息,他看见某米甸祭司的七个女儿来到井旁,为父亲的羊群打水(现今在以色列及约但一带,阿拉伯妇女仍然要给羊打水,男人是不做这些事的)。有牧人来到要把她们驱逐,在这里打水给自己的羊群。一向为弱者打抱不平的摩西干涉这事,并帮助她们打水。她们回到家中,把当日遭遇的事告诉父亲流珥(他又名叫叶忒罗,三1;何巴,士四11;但是民十29说何巴是流珥的儿子)。他责备女儿忽略了接待客人的礼貌,没有把陌生人请到家中来。后来摩西在叶忒罗家中住下,并蒙叶忒罗将其中一个女儿西坡拉(鸟的意思)许配他为妻。他们头一个儿子取名革舜(意思『逐出」或「寄居」,都是记念投奔米甸祭司的际遇)。第二个儿子名叫以利以谢,记载在十八4。

曾经有过一段时期,圣经学者对于这位米甸祭司的身份很有兴趣。士一16及四11说他是基尼人(希伯来文「基尼」与「该隐」是同一个字,该隐是亚当与夏娃的长子)。故此,若说他是在米甸地作祭司的基尼人,而不是米甸人,乃是可信的。创廿五2记载米甸是亚伯拉罕的第二位妻子基土拉的儿子。对耶和华神的信仰会否已从米甸的后裔传给这些游牧民族,正如这信仰由另一个家庭支流——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传给雅各,再传给居住在埃及地的以色列人?如果这推测是真实的,当摩西到达此地时,流珥及他的家人,甚至米甸人,都已是敬拜独一真神的人了。还有一个证据足以支持此说:当摩西带领重获自由的以色列人回到西乃的时侯,摩西的岳父行使祭司的职守向神献上燔祭(十八12 )。学者称流珥与以色列的神之间的关联为「基尼人的假设」(Kenite Hypothesis),并认为摩西是首先从他岳父那里认识神的(不是在埃及他母亲那里)。

从第10节至11节之间相隔了寂静的四十年,而从22节至23节之间,摩西再静静地度过另外的四十年(参阅七7及徒七30 )。从前残酷地逼害以色列人的法老,在统治埃及一段颇长的日子后,已去世了,为摩西返回埃及的事铺好了路。神并没有忘记祂的百姓,也不会忘记摩西——以色列人的拯救者。24节与25节有四个特别强调的动词,成为神会见摩西的前奏:「神听见....‥神记念....‥神看顾....‥神知道....‥」。四十年来神好像默然不语,但这并非说神已经忘记了祂的百姓和祂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当主耶稣在地上经历那两次最痛苦不堪的经历——客西马尼园与十字架——的时候,祂也是面对着神的缄默,然而,神却是在这两种情况之中最为靠近祂的儿子。神的缄默并不表示神停止活动,或无能为力;也许这正是神为祂的百姓作工最殷切的时刻。摩西不久就在燃烧着的荆棘中学到了这个真理。

3˙ 摩西在米甸结婚生子 (二16~22)

二章十六节

一日他在井旁坐下 这是接续前段「逃往米甸」后的话。一个单身汉,无家室、无住所、无工作,最好的去处就是井旁坐下。在那里可得水饮—因为供水给过往客人饮用,是中东地区的人最基本的礼貌;在那里也可与人交谈。

米甸的祭司有七个女儿 这是开始介绍摩西未来岳父的开端。要注意的是,他是米甸的祭司。米甸既是亚伯拉罕的妾基土拉所生的(见十五节注释)。这祭司所事奉的神,也必是亚伯拉罕所事奉的神。不过,这祭司的名字还未说明出来。他有七个女儿,并不就此证明他没有儿子(参看民十29)。

他们来打水……要饮父亲的群羊 在中东地区,打水通常是妇女的工作,但牧羊却在特殊情况下才是妇女的事。也许这祭司的儿子还小(如果是的话,民十29的小字就应作「内弟」)。

二章十七节

有牧羊的人来把他们赶走了 中东地区的水源极少,水井如在公众地方,就属那一区的人大家有分的,因此就必须有一定的规矩,才能将井口石头转开取水(参看创廿九1~8)。否则,便会是有力量的人先得水,像在这里的情景一样。牧羊的人竟敢赶走祭司的女儿们,可见这祭司大概不是当地人。正如在十五节说过,米甸人是个流动的一族(后面将会进一步解释)。

摩西却来帮助他们 要记得,摩西是「能武」的,所以他有力量帮助这些女子。还有,摩西的秉性就是要公平正直的,所以他以侠义的心肠帮助这些饮羊的女人。他大概并没有取宠这些女人的含意。

又饮了他们的群羊 这是侠义心肠的人,帮人帮到底的表现。

二章十八节

他们来到父亲流珥那里 这是首次介绍摩西岳父的名字。流珥是「神的朋友」的意思。大概在口传时代的初期,这米甸的祭司是没有名字的。讲述这传统故事的人,在南方(本段经文属耶典和游典,是南国的文献)便给加上「神的朋友」,在北方(神典)便尊称「陛下」(Hls majesty,这是「叶特罗」的含义。见三1。因为祭司通常也是一族的族长。和合本译为「叶忒罗」,忒与特同。

今日你们为何来得这么快呢 流珥希奇于今日女儿们回来得早,表明她们经常是受那些牧羊人的欺负,要等到他们的羊饮饱喝足了,才能轮到她们去打水饮羊。

二章十九节

有一个埃及人救我们脱离牧羊人的手 大概摩西的服饰是埃及人的;或者她们曾向他道谢交谈了,知道摩西是从埃及来的;甚至这时摩西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仍然用「某神的儿子」(见二章十节),所以她们马上知道他是埃及人。这句话所用的手,是表明「力量」或「控制」。故此,救我们脱离……的手,就是「使我们不受他们的箝制」的意思。

并且为我们打水饮了群羊 原文这里所用的打水,是独立不定词加完成式动词,乃表示活力、有劲、快速的动作。显明这些女子在向父亲报告经过时,仍然欣赏羡慕摩西打水饮羊的情态,也解释了今日之所以这么快就回来的原因。

二章二十节

这节经文若按流珥的神情,和按原文直译的话,就应当是这样:「他冲口对女儿们说:这人在那里?这是甚么意思?你们竟撇下了他?去请他来吃饭!」

二章廿一节

摩西甘心和那人同住 注意这里仍是没有那人的名字。显示这故事原本是没有那人的名字的;因此十八节的「流珥」神的朋友,多数是南国的人对与神有亲密关系之人的描绘(参看创十八章和出卅三11),后人不知就里,把这「描绘」当作专有名词,而成了摩西岳父的名字。摩西甘心……同住,是因为他现在不单是找到了落脚处,也找到了自己的家,自己祖先的神,还有……(见后面)。

那人把他的女儿西坡拉给摩西为妻 注意这两节话一直都用那人的含意。西坡拉是「小鸟」的意思。有了这依人的小鸟,摩西找到了自己的家,当然甘心与那人同住,并且是要将埃及忘得一乾二净了。

二章廿二节

西坡拉生了一个儿子 有了自己的家,有了父亲的上帝,有了可爱的妻子,再加上生了一个儿子,摩西已经心满意足,真的甘愿永远在这里住下去了。摩西给他起名叫革舜。之所以要起名叫革舜,是「因我在外邦作了寄居的」。革舜的原文来自两个字:Ger(客旅或寄居的)和Shom(那里)。直译是「在那里作了客旅」。因此,那「外邦」并不指米甸,因为当时米甸是「这里」;「那里」乃是指埃及。摩西既然以埃及为客居之地,则在「这里」就是他的「家」了。他把儿子起名叫革舜,是向妻子和岳父表明,他对「王子」的地位,埃及那「繁华」,已经没有兴趣了。

二章16~22节

逃亡米甸后的摩西,没有落脚点,也无所事事。所以,有一日在黄昏前,他坐于井旁看人打水饮羊。正好米甸祭司的七个女儿,领着羊群到那边打水,却给一些牧羊人恶狠狠的赶走了。摩西却起来赶逐了那些牧羊人,并起劲的帮助她们打水给她们的羊群饮用。当她们回到家里的时候,她们的父亲流珥却惊奇何以今天她们回来得那么早。她们便兴高彩烈的报告父亲,因有一个埃及人帮助她们赶走了别的牧羊人,也使劲的替她们打水,以致今天能早些回来。她们的父亲在疑团中带责备的对她们说;那人在那里?你们是搞甚么的?竟撇下帮助你们的人不顾就回来了?快去请他来吃饭!于是摩西来到流珥家中,甘心和他住下。流珥又把女儿西坡拉给摩西为妻。西坡拉生了一个儿子,摩西给他起名叫革舜,用以表明对埃及再没有留恋,乐意以这里为他的家园了。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