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03. 出埃及记引论(庄亚伦 牧师)

以色列人受虐待

壹、 出埃及 (一1~十五21)

在这一大段中,除了头七节是承上转下的绪言以外,主要的在说明埃及的新王,因恐惧以色列人迅速的繁殖和强壮,深怕会对他们不利,以致用尽种种方法去压制他们。就在这遭受欺虐的世代,神要借着摩西领导以色列人出埃及,并受召回到埃及去,领导百姓与法老作斗争。经过神十次所降的灾难,埃及人终于容许以色列人离开为奴之境。但是,就在以色列人昂然出发之后,法老却后悔容许他们出境去事奉主,所以率领军兵要追赶他们回来。也正因为如此,埃及军兵才尝到淹没于海的灾难,而以色列人却蒙主的拯救,走旱地过海而脱离了为奴之境。于是,摩西和以色列人,米利暗和众妇女,都因上帝奇妙的救恩而歌颂主。

一、 驱使为奴 (一8~一14)

本来约瑟和他的家人在埃及是受欢迎的客人,但是经过相当年日后,有一位「不认识约瑟」的法老(一个尊贵的称谓,意即「大户」)登位,他不再以感激的心去记念约瑟在埃及的贡献。要知道这位法老的身份,有赖于对以色列人出埃及日期的确立( 参阅导论)。这位法老惧怕一旦有别国军队入侵埃及,以色列人就会与敌人联盟;另一方面,他们已经成为经济上一大命脉,因为以色列人强盛,所以惧怕他们会离开埃及。于是,法老奴役他们,将很重的担子放在他们身上,包括建造比东 (pithom 和兰塞 Raamses ) 两地的积货城( 政府用来贮藏需用品、农作物及军械等的地方 )。比东通常被认为是在吐密勒河谷(Wadi Tumilal)的亚马士加德废堆(Tell el-Maskhuta ),或者是在此地以西九哩的亚勒他比废堆(Tell- er-Retabeh)。兰塞则通常被认为是今日的圣艾哈亚(San el一Hajar),相信亦即是古时的雅法利斯 ( Avaris,亦名Tanis ) 所在,而有人则认为兰塞是在上述地点以南十五哩的昆特 (Qantir)。以色列人亦被逼去造砖、建筑水坝和灌溉用的运河,以及实现这位雄心勃勃的法老的其他各种建设计划。借着「严严」( 一14;在希伯来原文中,这个字解作「打烂」或「砸碎」 ) 的奴役,法老希望可以减少以色列人的人口,但结果,他们的人口却继续不断的增加。

二、 有不认识约瑟的新王起来 (一8~一10)

以色列人因靠约瑟在埃及当丞相有大的贡献,才得以在埃及安逸的居住,埃及人也因为看在约瑟的情份上款待他们,与他们和好相处。可是当约瑟死后,人们便把他的大功一笔勾消,付之东流,那些与约瑟同时的大臣也死了,约瑟时候的法老也殁了,接着新王兴起根本不敬重约瑟,更谈不上「知恩报本」。因约瑟的死,埃及人就瞧不起以色列人,谚云:「有姑就有姑丈,无姑野和尚」,这句话正是以色列人当时所遭遇的残境的描写。今天的社会,人情似纸张张薄,人情是靠不住的,唯有上帝是苦难中的避难所,唯有祂才时刻看顾我们,听取我们的祈求,平时不易看出上帝的看顾,但当人死后才看见上帝的照顾:乌西雅正是犹太民的君王,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以赛亚才看见永远的上帝,是看顾他们的,上帝是永远的看顾者(以赛亚书六章一节)。

我们知道上帝是永远靠得住的,祂常察看祂的百姓的苦难(出二章廿五节)。上帝曾立约永远纪念,要将迦南赐给祂的选民做产业。

当以色列民受欺压时也许会失去信心,以为上帝忘记了他们,不再施恩与他们和照顾他们,也许他们会灰心失望…;然而主的旨意他们不知道,不知上帝是藉苦难的磨折,训练他们,并以此做拯救他们的线索;假如没有新王的苦待欺凌,他们是决不愿意离开安逸的埃及国,回到那近乎野蛮的故乡!那不是永远不能回到上帝所允许的流奶与蜜的迦南吗?感谢主的恩典,祂终于用种种方法使祂的选民就范,而回到迦南。

一章十节

来罢 前节的「看哪」是唤醒注意情况,这里的来罢却是进一步在呼吁行动了。我们不如用巧计待他们,原文这句话只用了两个字。后一字译成待他们的,原文是「对他」或「对付他」。因为前节「以色列民」的「民」字9~10 是属于游典的。游典不但在此显出在歌珊地处于游牧生活中的以色列人之昌盛强壮,也表达了他对上帝为最高掌权者的信赖。因为其后的事实证明,法老的巧计是弄巧成拙的作为。

恐怕他们多起来 这是表达要控制的第一个原因。因为恐怕他们越来越多,会造成威胁。日后若遇甚么争战的事,就联合我们的仇敌攻击我们这是表达要控制的第二个原因。这句话虽然连接上句的恐怕,是还没有事实可据的,但这可能性是有的,是听者的理性可理解得到的。争战的事是个可怖的事,若这些以色列人联合我们的仇敌攻击我们,这个恐怕就太可怖了。

离开这地去了 这是要控制的第三个原因。在绪论中,当我们讨论到「希伯来人」的时候,已经提到法老亚门诺斐斯二世(AmenoPhisII,ca.1435-1414B.C.)在亚洲掳了些哈皮鲁人到埃及为国奴。国奴离开这地去了,不但在经济上对国家造成损失,在政治上和在国家的颜面上,都是极大损失的事。

这节经文由恐怕起的10下,是属于耶典的。耶典最初是为训练王子和王家的助手而写的。这些「读者」的政治意识当然很高,对这三个要控制的理由的恐怕,自然是很能体会的。

一章十一节

埃及人 这里所指的,当然不是普通的埃及人,乃是指埃及的掌权者。

督工的辖制他们 原文督工可用于任何的官长和领袖人物,甚至王子。这含义大概是派有高级的人物负责督工的任务。辖制的字根是一个专门名词,在王上五13;九15翻成「服苦的人」;十二4则译为「苦工」。这明显的已把以色列人列为国奴,在受控制之下作苦工。

重担 前面所说的苦工,是指外在的,就是他们在不自由的环境下,被督工监管着工作。这里所说的重担却是实质的,就是指他们工作的份量是担子沉重的(参看五4~5)。

法老 这名词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字,乃是一个尊称,和「埃及王」有同等的意义(见本章15、17节)。埃及文的pr\’o原义是大殿,在主前二千年前后是用为专指王宫的。到了亚门诺斐斯四世(Amenophis IV,ca. 1364~1347B.C.)才用为对埃及王的尊称。由这尊称的事实,也侧证我们在绪论中所说;认为出埃及的年代不是在主前第十五世纪,而是在主前一二二0年代较为正确。

积货城 七十士译本翻为「要塞城」。原文除有屯存货物的坚固要塞之意义外,还有作后勤供应的涵义。故此,这两座积货城,并不是货仓,乃是发号施令和供给军需的所在地。而在事实上,其中一座城,就是兰塞,乃是兰塞二世(RamsesII,ca.1290~1224B.C)的宫殿所在地。

比东和兰塞 参看绪论第三七至三八页。七十士译本在兰塞之后,还插上「和安城,就是太阳城。」这些地方,都在尼罗河下游三角洲地带的东边,就是创世记(四六28~四七11)所指的歌珊地的范围内。

一章十二节

越发苦害、越发蔓延 这是显明埃及的领导,原先以为这样加重担苦害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就会日渐萎靡衰弱。谁知越发苦害他们,他们却越发多起来,越发蔓延。埃及领导原本以为的「巧计」,却弄巧成拙。因为做苦工使以色列人的身体益发强壮,生养更加众多,在质在量都加增了威势和声势。

埃及人就因以色列人愁烦 原文愁烦这词,是「感到厌恶」或「为之痛恨」的意思。原文并没有主词,只有愁烦这字附有复数代名词「他们」。明显的,这「他们」所指的就是「埃及人」。原文直译是:「他们就在以色列人面前感到厌恶」,或作「他们在以色列人面前极之痛恨」。所以,原文的意义不单对越发蔓延的以色列人,有无可奈何和无计可施的感觉,也包含了憎恶痛恨而要设法灭之而后快的情态。

一章十三节

严严的 原文这词包含有「恨恶地苛峻」的意义:因为以色列人越发蔓延,而使埃及人感到厌恶,所以他们就从恨恶中苛厉的加增工作量给以色列人。

一章十四节

苦工 这里的苦工和十一节所讲的「服苦的人」或「苦工」,并非同样的字。十一节所讲的着重在被监管下不自由的奴役,而这里所说的苦工却是厚重难做的工作。

三、 压迫的情况 (一12~一22)

1.作奴隶:一个本来受优待的民族,一旦落而为奴隶,其痛苦真是不堪设想,失去了自由和一切人所当享受的自由与权利,而且做苦工没有工资只是徒劳,若是不做背后有人拿着鞭子在敲打背脊,虽心有不甘,但却无法反抗,只有任其凌辱任其鞭打,忍气吞声。人在罪里也是一样,虽知罪是痛苦,而厌倦了沉沦的生活,可是不能,背后有魔鬼毛茸茸的大手拿着鞭子,要你永远与罪为伍,虽然不愿意这样,可是有什么辨法呢?你没有办法抵挡罪。

2.做苦工:法老王看见这样欺压以色列,还不能算是尽情的欺凌。便又派更多的苦工给他们做,派督工的管辖并加重重担让他们在炎阳曝晒下,烧砖做瓦,建造城墙,和作田里一切的苦工,在这一切工作上又严严的待他们!(一章十一~十四节)当他们为牛、马般的看待。亲爱的弟兄姊妺们你们想想看,在埃及那么热的地带做苦工,又被督工的严严的管辖着,不能休息,也不能到树荫下乘凉,也许他们都被晒焦了,然而他们不能脱离苦境,只有忍耐了再忍耐,到有人救他们时才脱离这捆绑,才能得自由,不再受鞭打之苦,可是现在的痛苦是不可言传的!

法老看见这样仍然不能阻止他们的生养与蔓延,于是想了更残忍的方法要对付上帝的选民。

3.灭种族:人类的承续,在于不死的生命,靠着这,可以续承创造和管理上帝所交托我们的万物:然而法老欲以灭种族做最毒辣与最后的手段,想以此阻止他们的蔓延与续起,你想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上帝允许吗?尤其是施行在祂选民的身上,祂是不会允许的,但法老却盲干,因为他不认识上帝的缘故。大凡魔鬼的计谋,也和兰塞相同,常常恐怕他的权势衰败,他的子女脱离他的管辖。所以他见着教会兴隆,如从前以色列族那样发达,他必定要想计谋,来引诱迷惑陷害他们,以免使人出他范围之外。总想令人自己甘心进入他的圈套。在他势力之下。帮他服务。兰塞所行的。也是魔鬼的丑态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